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無法忍受福智僧團被金女控制,俗管僧完全不符合戒律

English version

影像檔公佈: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指示,福智僧團應將破戒的上師與僧侶由羯摩制度摒除;若有一派支持真如老師(金夢蓉女士),一派反金女,就用選舉決定

日宗仁波切於2017年7月15日在拉達克與梵因法師等人的開示,已有影像檔公佈。請看影像檔:

文字稿如下(原文來源):

仁波切:那個法王跟仁波切,那個。那一天我們跟法王報告的事情,跟仁波切有聊到,那法王跟仁波切講說,我個人就是有這麼多的問題啊,中共之間,再加上就是這個問題不曉得我能不能解決啊,用這邊自己的智慧去判斷,這邊去解決的話最好,這樣子。

梵:我們的智慧啊!

仁波切:那基本上是有一些小事情跟小問題,是通常不只是我們福智這個裏面啦,這個仁波切到處去很多地方,只要是一個比較大的團體裏面,就是多多少少會有一些問題是存在的。

尤其是現在是末法時代的關係,那針對跟金錢有關的,這個利益方面的關係上啊,就是一個團體裏面,是多多少少是問題一定會有的。

那基本上在達賴法王那邊,通常就是一些不管是佛教團體也好,其它團體上有問題的,就是報告的人太多了。那這個達賴法王他親自呢,就是沒有辦法所有的事情能夠解決,所以他只能就是他個人的看法上,就是會一些開示,之外呢,就是團體裏面的那種問題,就是他自己內部好好的開會,去怎麼樣解決,是最好的方法。

那,達賴法王跟仁波切有提說,就是我們這個團體裏面,到時候搞不好會有二派啦,那這個二派就是一起來討論,然後那一派上就是比較多於人,那一派是比較少於人,用這種方式來,就是能夠解決然後最好。

那針對於就是女金(?)方面,她戒律上最好不要管是比較好,她做為一個幹部、重要的人物,是沒有關係,但是呢,就是僧團的狀況,是絕對不可以管,這樣子。那這次達賴法王跟仁波切有講,就是現在仁波切本身,是因為法王的這個位置已經卸任的關係,最主要是現任的這個甘丹赤巴法王,所以達賴法王也是聽到說,仁波切您有針對這個團體,是有比較了解,所以仁波切所知道的,就是跟現任的法王講,然後透過他來,就是能夠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的話,最好的另外一個方法。

梵:現在已經在連絡赤仁波切,然後會儘快的見到赤仁波切。

仁波切:那現在是21世紀的關係,就是這個時候呢,達賴法王他一直在強調,就是所有的,不管是我們佛教,還有所有其它的宗教,大家都一起來能夠討論,就是有什麼方法,彼此可以幫忙協助的狀況之下,能夠實踐和平的狀態,就是這個世界是能夠變成很好的一個世界,是最好。那再加上我們藏傳佛教跟這個漢傳哪,就是經過那爛陀大學那邊的這樣一個傳承,非常好的一個傳承。我們現在就是這樣一個佛教團體裏面,有這種問題,是有點可惜的。那能不能夠,就是以那爛陀大學的那些善知識們所給予我們的這麼好的智慧,用這個智慧能夠來判斷怎麼是最好,是比較恰當的。

梵:我會約個時間見面,詳細報告。

仁波切:所以赤仁波切現在還沒有上座嘛,那上座典禮應該是在八月份,那八月份上座典禮之後,就他正式是赤巴的關係,那時候就要去跟法王…對。那達賴法王是親自告訴仁波切「仁波切,您有對這個團體是有比較了解,那你所了解的部份,你也可以多協助這樣子。」達賴法王跟仁波切特別交待。

那基本上是,我們大家應該都知道說,達賴法王是以現代佛教的這個世界裏面來講,他是一個重要人物啦!那加上以格魯派裏面來講的話,他是最重要的傳承上師之一。那自從就是2005之後呢,他就是西藏的政治的部份,完全把那個供養給西藏人民,他政治完全不管事,那現在就是,他只有這個法義方面的這個責任,是在他的頭上。

所以,因為這樣子的關係,他現在試著要就是,不只是在藏傳佛教,甚至於就是,所有其它的這個地球上所有的佛教的宗派,之外就是各個其它的宗教,能夠合起來有什麼方法,可以更好的這個法義啊!

那再加上過去的這個一、二百年當中,就是我們佛法呢,佛法的部份就是一直在往下衰退啊,那這個就是在什麼地方,我們需要加強的部份,他是針對地方有比較強調。所以呢,就是現在法王本身,也是這個方面,比較努力中。

那當然就是很多的團體,就是他們的內部問題啊,就是一直跟法王報告的關係,很多地方是法王沒有辦法解決的,他就是只好用佛法的這個智慧來開示大家,然後再用這個智慧,去自己的團體裏面,能夠解決是最好,這樣子。

那赤仁波切上任之後呢,就是你們跟新赤仁波切見完面。隔一天有沒有辦法安排,就是仁波切在現場,赤仁波切在現場,那仁波切所知道的部份,就是跟赤仁波切報告,然後透過赤仁波切來跟達賴法王講之後,到時候會不會有一個更好的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那仁波切今天能夠開示的就是到這個地方。

譬如說,在拉達克,不算是一個大的地方啦!那目前我們有一個寺廟會,所有的拉達克善眾會,那這個善眾會現在變成二派了,格魯派就是變成一派,另外一派跟其它的那個噶舉派,尤其是那個竹巴噶舉就是另外一派。這樣子狀況之下,現在我們那個寺廟會,那個善眾會就是亂掉了,所以這種問題是到處都會有。但是仁波切的意思,就是說,用自己的內部去解決。

那當然就是這個團體裏面製造問題的,就是一定是這個團體裏面的少數人啦!就是有可能為了他們個人的利益,或者是什麼狀況,就是在那邊擾亂整個團體啦!基本是整團都是很好的,但是這個裏面,就是一些人,剛好就是不滿意的狀態也好,就是他們就是,反正就是在那邊做怪的狀況之下,就是很多的團體裏面,都會有這個狀況是難免的。

那達賴法王,就是現在我們知道,就是他的智慧是像大海一樣。但是這幾天就是我們所聽到的佛法,好好能夠來,就是可以在生活中使用、去修行,是最好的、對我們個人來講最好的方法。

那這個,是針對我們這個接班人啦,是當時,就是我們常師父,也是他有一個很大的期望,放在這個人的身上,她有這個責任,就是好好的照顧這個團體啦!那最好就是,我們內部的那個主要的幹部,跟她把這個事情,就是,當時師父怎麼給你一個這麼大的一個責任,然後你怎麼樣,就是有任務,就是說要好好照顧這個團體,是希望仁波切,也希望能夠要求她這樣子做。那達賴法王是希望,就是讓她承擔多一點責任,在自己的團體,這樣子。

那基本上是,當然我們自己的傳承是很重要,是沒有錯啦!但是以我們學習的方式,就是像大海一樣,就是廣學多聞的這種方式啦,就是多方面去學之後,當然要最終點是,還要照顧自己的傳承,是沒有錯,但是,我們學習的方式,是廣泛。那希望就是,將來就是說,達賴法王希望說,將來任何一個佛教團體裏面,不能夠有這樣一個問題,他也希望是如此的。那我們也是用自己團體內部去開會,來去解決這個問題,是最好。那重點是放在,那個甘丹赤巴法王上任之後,再來就是仁波切在現場的狀況,這應該是最好,是這樣子。

那以在西藏內部的狀況來講,就是現在中共也是分類二派啦,一個是除了那個西藏的中央,等於是拉薩地區,就是某一個區塊他們就是講這個就是藏區這樣子,除了這個之外,其它的這個地方就是那個青海啦,完全沒有放在西藏內部,然後分成二派這樣子,然後後來就是把西藏內部也是變成一個他們自己一個自治區嘛,那這個自治區的藏族跟自治區外面的藏族之間,就是中共故意把他們之間破壞,整個西藏內部的狀況是他們在努力中,那這個是不是就是很多團體裏面也是經過這樣子的方式來破壞,整個藏傳佛教也是有可能這個現象的,那有些比較大的團體裏面的那個問題是因為這樣子的政治因素來故意就是讓他們有這種問題,那這個也是我們多了解這樣子。

那這個仁波切個人的看法就是,中共常常,本來就是不太推動這個宗教嘛!那這個方面就是,中共也完全已經有準備說,只要達賴喇嘛在的時候啊,絕對就是,西藏的這個政治因素呢,絕對不可能,就是用暴力的這種方式,來解決這個藏族這個獨立也好,就是,反正他們自治區的問題啦。

因為達賴喇嘛常常在講說,如果說,西藏內部,為了要他們自己的自治區能夠獨立的狀態,就是用暴力的話,我寧願什麼都不要,因為我不希望,就是自己的自治區,要有一些獨立的狀況之下,就是很多人這樣受傷的話。他也不希望嘛!因為這樣子,他們針對這件事情,中共本身也已經知道說,不可能,達賴在的時候,是不會有暴力狀況啦!那這個方面,達賴法王是希望用dialogue,跟中共用這個談判的這個狀況,就是怎麼樣和諧比較好。那達賴法王希望的,就是在西藏自治區那邊,希望有藏傳佛教能夠保持,是最大的,他的那個心願。那這個就是,中共的部份,就是不同意的是,因為達賴法王如果能夠回去西藏的話,他的力量可能會太強啦!所以他就現在,一直在等待這樣子。

那現在就是,仁波切有點看到那個,自從那個2005年達賴法王卸任了這個政治的人物之後,那中共那邊的,特別派人來跟達蘭薩拉那邊,跟法王祈求說,那達賴法王現在就是,政治是已經不管了啦,那這個佛法方面,現在你算是整個地球上面的重要的一個佛法的人物啊!那這樣子的話,能不能就是,你可以到我們中國啊,尤其是中國的話,你就是適合住在那個北京,因為西藏的話,只是一個小小的區塊啦,那對你來講,就是沒有什麼大的利益了啦。那如果說,你能夠到北京的話最好,這樣子。

那達賴法王說,好啊!那你們就是邀請我去北京,也是很好啊,但是呢,就是我這個嘴巴,是沒有辦法忍得住的啊!但是呢,我去北京的時候,就是你們也是對那個西藏那邊,有做了很多事情啊!以前我們西藏是很窮啊!沒有路啊!沒有飛機場啊!什麼都沒有啊!你們也是做了不少事情,但是你們也是破壞了不少事情。我正向的部份,我就會告訴所有的這些人啊!我現在是住在印度,是,我講什麼事情,心裏想什麼,嘴巴講什麼,完全自由啊!同樣這個自由,你們中共能不能給我?我好歡喜的可以去北京住啊!但是我的嘴巴,是你們不可以限制說,由你們來安排說,哦!達賴法王你可以講這個,你不可以講這個,不能夠由你們來決定啦!那針對這個地方,他們就完全沒有辦法講話啦,不會再繼續邀請。所以就…,對啊!

當然就是,今天西藏能夠這個地步呢,就是不只是中共,被鎮壓啊,連西藏內部很多人,就是有早期造了不少不好的那種業啊!那就是前幾年,達賴法王有讀到一本書,那是我們中國一個很有名的科學家,他寫的一本書。那本書裡面,當然就是中共鎮壓西藏之後呢,就是在西藏內部啊,不少,很多就是,很多的那種障礙也好,就是很多人受到傷害啊!那這個就是,不只是被那個中國人所造成,連西藏內部很多人,也是有參與在裡面啊!所以這樣子的話,就是我們,達賴喇嘛也同意說,現在西藏到這個地步,不只是說中共的關係,連西藏內部的關係,他也是有承認啊!

達賴法王跟仁波切,也是希望說,就是中共那邊,這樣子一個強壓的力量,這種狀態是不會久了,再過幾年,應該會有所變化。因為,整個中國政策各方面,都會開始變化吧!那現在就是,有一些人講一些話,馬上就是,把那種強壓性的、拉下來的那種狀況,以後可能改變啊!這種狀況就是,中共那邊的人,以後會不會比較好溝通,那樣子。

因為就是,不只是在外面,連中國內部,也是現在談民主的人越來越多啊!那這樣子的一個狀況之下,地球大部分的人,大都已經民主啦!那中共那一種強壓的狀況,可能是會不久啊!那希望整個中國,也是以後,能夠就是變成一個民主的話,可能會更好。

那法義上,仁波切就不多解釋,因為前幾天法王就已經開示那麼多,那你們也已經就是學過蠻久了,就是老同學、老學生了,所以這個政治上的狀況,是你們比我更清楚。其實是什麼時候會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什麼的,那方面搞不好就是你們知道比我更多。所以,我現在就是,前幾天,我們已經聽過這麼多法王的開示,我自己是沒有什麼多餘的佛法上的開示,那我們今天到此這樣子。

那針對你們福智的事情,那就是,最主要是,仁波切把心都放在赤仁波切上任之後,能夠在現場的狀況,再來討論進行。

梵:他們可能有一些問題要問仁波切,可不可以請仁波切回答。

仁波切:等一下就是仁波切回答的方法,是他個人的看法,這個不代表達賴喇嘛他的事情。

問:仁波切,因為這邊有一個很迫切的問題,所以還是想說占用大家一點時間。因為就是誠如仁波切所說的,一個大僧團裡面,它難免會有一些分歧跟派別,那這些分歧跟派別是可以藉由僧團內部大家協調,或者是做羯摩來做解決的。但假使說這個問題,是從他們的精神領導上師產生的,那就比較困難。因為就現在所知道的事實真相是說,這位上師他已經影響到僧團的清淨了,那麼她會用佛法來掩飾非法,以幻術來迷惑或是控制她身邊的弟子。那假使說不能順從的弟子,她乃至於會用邪法來威脅,或者是會用邪法,來黑法控制她那些不順從她的弟子。那像在這種的情況之下,那長期以來那些順從的弟子已經被錯誤的引導觀念,所以他們並沒有發現說他們的上師是錯誤的。那這種情況之下,有智慧的弟子們,要怎麼樣幫助這些迷途的弟子?

那不順從的弟子呢,要怎樣保護自己?因為他的上師會邪法。

那還有就是,法王也一直開示我們,要以慈心和愛心,那我們要怎樣用慈心和愛心來看待這位上師?要怎樣用更好的方式,來解決這件事情?

仁波切:那法師,針對於這個問題上,就是我們福智的這個上師,跟仁波切在美國有見過一次面,一個小時的時間。那一個小時的討論過程當中,仁波切非常清楚的有交代過說「我是聽說當時常師父當時把福智的責任寄託給妳,然後妳也是可以做為一個領導是很好。那我是希望,就是佛法裡面有兩種,一個是經,一個是律。講經的部分,如果說妳有資格可以講經的內容,那妳懂之後,妳可以針對於在家、出家,都可以講經,都沒有關係。但是以戒律部分,以僧團部分是用戒律來解決的關係;妳是一個女孩子,絕對不可以管治一個僧團。那這個部分就是你要謹慎。」所以就是仁波切非常清楚有跟她交代過,就是戒,就是僧團部分不能管治。

那如果在僧團裡面借用上師的名義,來破壞僧團的那種戒律,或是講不符合的地方,最好是這個人啊,就是不適合做為一個上師的角色,這個我們要講清楚。那戒律的律本裡面就是,不管是男眾出家,還是女眾出家,就是在僧團裡面,不管他是比丘,或者是比丘尼,還有就是在家人受五戒的弟子,他們就是必須要有個幾個人的那種戒律的僧團(注:羯摩),然後由這個戒律的僧團(注:羯摩)來決定他犯了甚麼戒,破了什麼戒。用這種方式,來讓那些不符合待在寺院裡的,把他趕走。那是戒律的問題。

那剛剛我們講到,完全也不是什麼出家人的狀態,就是作為一個僧團的領導,那是完全不符合的。那這就是用僧團來解決,讓她不要待在那個地方是最好。

如果是當下佛在的話,佛是有神通的,祂會知道。但是以現在是末法時代,佛剛好就是我們看不到啊,所以我們看不到的狀況,就是我們僧團本身就是弄一個,另外一個很清淨的師父,來做一個小團(注:羯摩)。用那個小團(注:羯摩),來管治整個僧團—欸,有沒有某一個人就是有戒律上的瑕疵,用他們來解決這個僧人能不能待在僧團裡頭。那戒律裡面是有這樣子的一個規定。

那團體裡面,當然工作人員的話,就是那個在家比出家人更好啊。那如果她只是作為一個團體裡面的領導者、工作人員,就是重要的一個角色的話,那仁波切也就是沒有話說啊!但他(仁波切)現在就是,他(仁波切)沒有辦法忍受的就是,整個僧團她(金夢容)這樣控制,完全是不符合戒律的。所以這個就是要解決的問題。

問:還有就是修黑法的事情,修黑法。

梵:(補充)對於一些人修黑法,讓人家生病,讓人家那個…。

仁波切:那剛剛就是針對於通靈,或者是她有一種特殊的能力,或者是邪法,針對於有這種狀況之下,就是某某人的心被她(金夢容)控制,這下他自己不知道。他有在做錯的時候,旁邊的人,就是他的心是中性的。那被她控制的,那已經是被她控制住了,已經是蒙蔽住了,已經是沒有辦法。就是我們要設團體裡面,另外清淨的幾個中心的那種師父,來旁邊設另外一個僧團,由他來提出這個問題—這個事情是對的,這個事情是不對的。不對的狀況是,這個僧團出現狀況,他馬上要去解決。

那假設說我們這個,一個僧團它裡面的領導者,她本身就是用各式各樣的方式來,很多僧團的心被她控制住,被控制住的人,他的心是已經被蒙蔽了,沒有辦法解決了,就是我們已經醒過來的人,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那等於就是說,裡面的人沒有辦法解決,那只好就是我們外面的人,已經知道這個事情是錯誤的時候,由我們來協助他,來解決這個問題是最好。

前兩天仁波切跟那個達賴法王就是剛好有談到,這個在中國內部啊,就是目前會有許多的這種上師的名義啊,他說我有神通啊,我有佛法那個多厲害,就是種種的這些名義,來上座,在那個法座上,然後就一直在講經,那目的就是要錢的。那剛開始時候,他的目的是要錢的,那後來不只是要錢的,也就是要好色什麼的,就是種種都要。那這種狀況出現的話,那有些弟子來,親自到達隆薩拉,或是印度,來跟達賴法王說—出現這種狀況的話,我們怎麼辦?那達賴喇嘛非常清楚跟他們說「這種狀況,如果說你們手上有證據的話,馬上就是在這個社會上曝光,這個人就是不適合作為一個上師。」

所以有時候我們自己也是會有錯誤啦,只要某某人坐在法座上講經的話,這個上師很厲害,不能夠馬上變當上師啊!那先去觀察那個人的態度是怎樣,他所講出來的法是怎樣的一個內容,然後他本身個人的行為是怎樣,如果說我們觀察了有一段時間之後,沒有發現任何問題的狀況之下,這個人是符合上師的條件的話,我們再來去拜他。要不然就是根本不認識的一個人,就是馬上就坐在一個法座上,講個幾句話就馬上當上師,這是我們自己也不對。

所以我們將來,就是有這種狀況的話,只要是某某人,他自認為我很厲害,我有怎樣的一個神通啊,我是佛法會講的怎麼樣的話,不要去相信他,先去聽他講的話,再來就是去觀察,觀察之後就是這個人他所說,跟他所作所為符合的話,那我們對他也是升起信心的話,那就把他當作你的上師什麼的,這是可以的。所以,就是這個不要太快去決定,這樣子。尤其是現在利用佛法,利用宗教名義來欺騙別人的,越來越多,那所以就是他所講出來的話,跟佛法裡面的內容符不符合,是我們的責任要去觀察這件事情。

問:還有剛剛法師提的,出來的法師,她(金夢容)會修那個法來迫害他們,那法師們要怎麼自保?請仁波切指示法師們要怎麼自保?

仁波切:基本上是,最好是我們對佛法要有信心,就是不管她再怎麼樣有黑法,再怎麼樣有能力,仁波切的意思是,應該會抵不過我們佛法的加持力啊!那針對於這個方面,自己都要有信心啊!別人修黑法來,就是讓我們的身體不好的狀態,或者是讓我們心力不振,這個狀況是別人是做不了的。所以就這個地方,自己對於佛法,要有更加的信心啊!這是比較困難的。

這是依在戒律裡面的規定來講的話。佛在的時候,就是也是有在僧團裡面,會有這種,他是戒律不清淨等這些話出現的時候啊!這僧團裡面,佛會指定就是某一些僧侶啊,他們戒律是非常地清淨,再加上他們的心地也是沒有懷疑的那種狀態之下,他們會設另外一個小團,用這個小團的組織來去判斷有問題的出家人,他的戒律目前是怎樣的一個狀況,符不符合待在這個僧團裡頭。早期那個佛陀在的時代,就是就有這樣的一個狀況。那如果對於我們現在的僧團,是那麼大一個的話,更需要這樣子的一個團隊,來協助這樣的一個僧團,不要給一個人控制,這樣子。

那我們能不能在裡面的那個,就是我們心疼他們,能夠協助的話,最好是告訴他們盡快離開,這是最好的方法。那一個離開、兩個離開,那就是當初離開到空空的話,他就沒有什麽事情可以亂來。那儘量就是叫他們說,這裡面是有這個團體,那你們是不是能夠趕快離開?最好就是越多離開越好。到時候,就是變成兩派的話,那只好就是要選舉啦!選舉時候就是他符合上師的角色是多、他符合上師的角色是多,僧團裡面變成是兩派的話,只好用這種方式來解決他待不待在這個地方啊!那通常就是一個僧團裡面一些小事情,是以前那個佛陀時代是有發生過啊。那一種事佛陀把它交給僧侶來決定,僧團來決定說怎麼樣,佛也不會馬上就是撤除,說這件事情由我來處裡,佛本身也是不會這麼講啊!

問:那就是跟仁波切報告,就是梵因法師晉見法王,法王有指示梵因法師就是—如果有一些團體裡面不法的狀況的話,那應該要調查要公佈。那這樣子的時候,其實很多人在這個團體裡面也投入非常多年,各式各樣金錢、財務、兒女都去出家等等。那他們知道這些不法的消息之後,他們會非常非常傷心,非常非常痛苦,因為已經投入太久了。還有對三寶的信心、對常師父的信心等等,這樣的話,他們痛苦的時候,仁波切能不能給他們一些教言,怎麼樣安慰他們這種痛苦的心?

仁波切:剛剛仁波切的講法就是,這個曝光的狀態,到時候福智裡面有什麼大問題的話,當然是針對很多地方,是一定會有傷害的,對佛法的信心啊,整個藏傳佛教的方面,多多少少是會有一些傷害,沒有錯。這一種事仁波切認為,是短暫的傷害,以長期性來講的話,那整個僧團就是這樣,一個一個迫害的話,那傷害會更大,那個更不好。

達賴喇嘛法王也是長期在講,只要一個僧團裡面,某一個人的行為,或是他的戒律各方面不符合僧團的話,就趕快離開。僧團就是一定要很清淨,不清淨的狀態出現的話,趕快去解決是最好的方法。

那這當中,當然短期的傷害是一定會有,那我們要想的是長期的、整個佛法住世方面去想的話呢,這件事是小事。傷害有些人是一個小事,但是不能夠有這樣團體的狀況之下,傷害整個佛教更不好。所以我們要想的就是比較廣泛方面去想,不要去想短暫的這種傷害,這樣子。

問:那個達賴法王的祈請文是不是有?(有人說:今年仁波切在台灣有傳法王的名稱咒跟祈請文,希望仁波切可以傳授自己的名稱咒跟祈請文)

仁波切:仁波切是希望達賴喇嘛的祈請文,等一下是仁波切本身的祈請文嗎?再加上十七班智達,就是達賴喇嘛著作的。如果那個也能夠的話,就是每天能夠唸誦的話,那是最好。

問:想跟仁波切報告,仁波切長期對我們台灣很多弟子有很大的恩德,好幾年這樣子。之後有一些在台灣的弟子想說,如果可以的話,大家想要盡些心力,供養仁波切的寺院,供養仁波切的康村,請仁波切去供養僧眾,如果可以的話,再請那些僧眾幫大家修法迴向,這樣可以嗎?

仁波切:仁波切他對於自己的僧團Samtenling寺,還有日宗寺,從這邊過去的,在南印度僧眾啊,大概加起來也不少,兩百多個有,仁波切會通知所有的這些僧團,就是會修法迴向給我們。但是以金錢的部分,仁波切說他現在不缺,就是留在你們身邊。所以就是將來需要的時候,仁波切再跟你們講。現在仁波切已經收到很多的供養金,已經是足夠啦!現在是不用這樣子。所以我們要多關心,就是我們希望我們這個團體能夠好好善待,解決的最好方法。

翻譯補充:我在翻譯的過程當中,就是有些詞彙各方面用法有點不符合的話,請馬上告訴我。有些時候我的表達方面會有一些沒辦法完整,就像我們台灣人一樣的。

仁波切:仁波切口傳算是已經給你們了,仁波切現在眼睛不好,就是不太看得到字啊,所以完全看不到字的關係,沒辦法口傳,那仁波切內心已經答應口傳了,那就是觀想已經收到仁波切的口傳了。

廣告

2 thoughts on “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無法忍受福智僧團被金女控制,俗管僧完全不符合戒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