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智與雄天的私情

English version

目前已有強有力的證據證明,福智團體的接班上師金夢蓉女士修雄天。生於中國大陸東北的金女士,目前擔任台灣鳳山寺與南海寺、加拿大大覺佛學院,以及大陸、新加坡等地僧伽團領導上師之職,在其領導之下的比丘總數達一千人、比丘尼總數達五百人之多。

fsmmyfu
2015年三月,金女士首次入境台灣,受諸多比丘之禮拜恭敬。這次入境,亦是首次公開其照片。

日常老和尚於1991在台灣成立福智團體,旨在弘揚藏傳佛教。日常師父出家多年,在接觸各方不同佛法學派後,深受《菩提道次第廣論》的教授所感動。他在印度的達蘭薩拉辯經院洛桑嘉措格西(洛桑校長)學習藏傳佛教的內涵,同時結識達賴喇嘛尊者。日常師父視達賴喇嘛為最重要之善知識,於2004示寂之前,曾交代福智團體必須以達賴喇嘛之引導為準則。

shifu and dl
日常師父與達賴喇嘛尊者

日常師父與其弟子曾至中國大陸弘揚《廣論》,當時首次認識金女士。日常師父曾考慮指定金女士為接班人,但對此達賴喇嘛曾表示強烈的不贊同。於2004年10月,年老而受病苦纏身的日常師父在廈門圓寂,過程頗有蹊蹺,疑為金女士所僱之醫生下毒手所害。

當時,福智僧團中已有數人曾與金女士發生性關係並已破淫戒。他們於日常師父示寂之後,暗中擁護金女士為福智團體之接班上師。當時持有中國大陸護照的金女士,先是嘗試透過假結婚入境台灣,後企圖使用假護照,但遭台灣政府遣出並禁止入境五年。

禁止入境台灣期間,金女士主要居住在新加坡與加拿大。眾多來自台灣的比丘與金女士共住並接受其教授。她於2015年首次得以入境台灣,多年來至誠祈請他們神秘的「接班上師」來台的福智學員也首次看到她正式公開的照片。

2017年5月,鳳山寺的第一任住持梵因法師逃離寺院,並對福智團體提出許多強有力的指控。梵因法師稱金女士與雄天有密切關係:「雄天這件事情有報告過法王,法王很不高興。很多仁波切都看到上師背後跟雄天的關係。」

根據梵因法師6月21日之音檔,日常師父因生病緣故,曾請一位寧瑪喇嘛修法。那位喇嘛對日常師父說,房內所置的不如法法器務必交出,否則不能幫他修法。該法器原為修雄天所用,乃是金女士置於日常師父房內。

福智團體所用的課誦本,其中亦含有向雄天祈請之文。以下照片顯示地祗朵瑪供養文,倒數第二行提及「提公」與「明公」兩位鳳山寺之護法神。提公、明公原為金女士降伏之魔,後被尊為護法神(詳情請見<鏈接>)。

倒數第二行提及,對「大力」供養朵瑪。一般在漢文裡,都把藏文的Shugden音譯為「雄天」,而非將字面的意思譯為「大力」。換句話說,「大力」於藏文的意思即同「雄天」但習慣將Shugden稱為「雄天」的漢人,大都不知道 「大力」 其中的含義。

20264769_495328007483352_6888115657263391868_n
福智團體課誦本中的地祗朵瑪供養文。倒數第二行的漢文課誦提及「大力」(於藏文同「雄天」),但藏文版本無提及雄天之處。

以下福智團體課誦提及「大力」(同「雄天」),並尊其為護法神。

20292636_495327977483355_7963819246284498828_n
第五行稱「大力」(同「雄天」)為護法

此朵瑪文用於鳳山寺每年舉辦的祈願法會。歷屆的祈願法會,皆由第102與103任甘丹赤巴仁波切主法。漢文版本的課誦雖然提及「大力」,但藏文版本的課誦疑似為了瞞過仁波切與藏人,並無提及「雄天」之處。

福智僧團之官網於7月24號發布聲明,聲稱:

4. 師父、真如老師、福智僧團禁止供奉雄天,並且從未依止、修持雄天,未來也不會修雄天。

實況是否如此?

廣告

12 thoughts on “福智與雄天的私情

    1. 1)朵杰 དོལ་རྒྱལ ་ dolgyal 藏名,意思 朵地区的王,简称朵王。 2). Shugdan. 凶丹 ཤུགས་ལྡན་ 藏名,意思,大力 。 3 )阿塞羌不 ཨ་སྲས་ཁྱམ་པོ་ ah sad Kyam po 藏名,意思;阿家的流浪少爷, 等等。 不适合叫它“雄天” 凶丹比较适合,一个魔,金刚根本没资格。

      按讚數

  1. 福智高層一直以來講業果,試問你們有業果概念嗎?還我們錢,錢,錢,來。盧總幹事你長久跟學員開口要錢,廣大學員都把棺材本給供養了,你的良知被狗啃了嗎?

    按讚數

  2. 一.宗喀巴大師活著時,他本人講去世後不會轉世至人間,他圓寂後這600多年來,西藏從來「不會」說「宗喀巴 轉世」了,更不會「去找」宗喀巴的轉世,這是基本常識啊。日常法師連西藏基本常識也沒有,由他以下的整群人就跟著沒有,悲哀啊,這個向台灣民間吸血幾十億的福智團體,連這最基本的西藏常識(即宗喀巴不會轉世來人間)也沒有,需知「廣論」是比「西藏基本常識」更難的東東,請問這群人連「西藏基本常識」也沒有,福智這群人能教授大家什麼「正確的」西藏宗喀巴「廣論」?不要開玩笑了,世人應該要找西藏高僧傳授才是,福智的廣論很多「似是而非」之處,以後隨緣寫出來。
    要學廣論,應該向大陸的塔爾寺、拉卜楞寺等等大寺,或印度三大寺學習,或這些大寺院派來台灣的僧人學習啦。你們跟福智學,學不到東西,學的充其量就是類似多年前,台灣最紅的「林清玄」寫了一系列的「菩提系列」白話佛法散文,多麼感人,多麼感人,沒有用,一樣下地獄啦。當年,林清玄的書,感人所以銷量第一,直到此人外遇,證明此人『嘴唸經手摸奶』(台語諺語),他的書才沒人要買。 金夢蓉,只是另一個林清玄罷了,但因金的文筆比林清玄差,所以:林清玄若不是外遇事件,他如果當年有到福智去,他一定比金更強,他文筆,比金夢蓉高多了,更能寫出、講出感人的東 東,日常一定是叫林清玄當接班人啦。

    按讚數

  3. 日常老和尚,他自己信的是西藏佛教,就應該要有西藏基本常識:當知西藏的護法降身,不是那麼隨便的,金夢蓉她的跳大神,還比不上台灣的三太子,王母娘娘,日常竟然相信金的跳大神,無知,所以最後自誤誤人。 當知西藏:例如乃窮護法降到這降神漢身體裡,身上穿著七十磅的裝備(一般人穿它,根本無法站立)。乃窮降身時,除了身上穿著七十磅重盔甲外,還要揮舞很重的長劍。而且祂一旦附身時,旁人都可聞到「蜂蜜」味道(那是蓮師降伏他時,在他的舌上滴上峰蜜,叫祂發誓當護法。所以,現在只要乃窮來了,馬上就有蜂蜜味),且這個降神漢的頭頂,本來沒有「五股杵」印記,當乃窮附身時,這神漢的光頭上,馬上就出現「五股杵」印記(那是蓮師降伏這個乃窮魔之前,用五股杵敲這個魔的頭,這個魔怕被滅,所以發誓遵守善戒,當護法神,它就是後來被稱為「乃窮護法」的神)。 金夢蓉的東北跳大神,她最多降的是一般魔神魔鬼,也沒什麼能力,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鬼神而已,西藏根本就沒有人信這沒有能力的鬼神。(註:那怕是乃窮護法,這麼威猛的神,西藏人就知道,祂降神的話也不能全聽,還必須按照以下的方法抉擇,是否可信:(1)因為乃窮可能沒有附身,只是降神漢自己編造的話。(2)乃窮就算有降身,有時乃窮講的話,也可能是錯的,不能全信,還需要再問別的護法神,例如噶東護法等等,比較乃窮的話,是否可信?(3)就算乃窮的話,與噶東護法講的一樣,那怕是幾個不同降神漢,講一樣的話,不能就了事相信了,但還要再「鑑別」一下,例如央請高僧打卦,以確定護法神所講的話,是否與高僧的打卦一樣。(4)最重要的是,護法降神講的話,如果與佛陀的經教、戒律相違,那麼就根本不能聽。 而這金夢蓉只是用東北跳大神式,騙騙這日常,這日常竟然就相信金連篇鬼話,所以日常還活著時,竟相信金是克主杰轉世,主動要將福智團體交給金,日常自己就莫名其妙,無智且蠢,最終是誤己誤人。 而日常的僧俗二眾弟子們,也笨,當知,任何佛教團體,絕不能是老和尚講交棒給誰,誰就是接班者,這個作法,根本就與顯宗方面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善知識十條件)相違。 當知,能當自己顯宗師父的,必須具備道次第廣論擇師十條件,才能當自己顯宗師父。要當自己密宗上師,就必須具備宗喀巴所寫密宗道次第廣論之上師十條件,才能是自己密宗上師。 福智僧俗二眾,既然天天研讀菩提道次第廣論,那麼選擇顯宗師父之時,就必需這個人具備了書裡講的十條件,才能當自己的師父(它在廣論裡,下士道的更前面就有,那等於在廣論的前前面就有,不能講自己沒有讀到)。 這些人,天天在研究菩提道次第廣論,自己又不依廣論的「擇師」方法去做,每天在與人辯諍「因為金是日常師擇定的接班人,所以金應該而且當然是福智團體的接班人」,殊不知,這個鬼邏輯,與宗喀巴所寫菩提道次第廣論(顯宗的書)相違,也與宗喀巴所寫密宗道次第廣論(密宗方面的書)相背。 福智團體僧俗二眾,真是將廣論的研習,學到狗身上去了,難怪被騙的那麼高興,只一個蠢字,可表達。

    Liked by 1 person

  4. 日常說「有一位伽喀巴大師,他是修菩提心為主修的這樣一個大師。他也曾經說過,他說:「只要是能令我們生起煩惱的境,不管他是仇人還是親友,如果修心者能把他視為善知識的話,那麼這個修心者無論在哪個地方都會是快樂的。這顯示了一個:境界上發生什麼,我們的內心不一定是跟著境界那樣去攪擾,就是——讚美你就快樂,不讚美你就憂惱——完全顯示了心沒有什麼自主力,—–」,日常講的多好,多令人感動。

    但是:日常法師這段話,它不太符合宗大師教法,因為依宗大師的「三主要道」,「菩提心」前提係「出離心」,而出離心的具量(即符合標準)必需是你對「輪迴的盛事無一剎那的希驥」,又菩提心,也涉及三要道之一的「空性正見」修習,若無空性見,單修菩提心,菩提心修不起來的。簡言重點:無出離心,你要將仇人當成是善知識,當成是自己的恩人,那是講的很爽,講的很美的空中樓閣。而日常、金女士自己對於「出離心」的修習也不夠,上課時也不夠強調「出離心」一定修習,一定要打地基(即出離心),出離心不夠,什麼「境界上發生什麼,我們的內心不一定是跟著境界那樣去攪擾,就是——讚美你就快樂,不讚美你就憂惱——完全顯示了心沒有什麼自主力,是境界的奴隸。那麼我們努力修心,就是要心擺脫對境界的這種執著和牽纏,心有自己的志向,心有自己的方向。所以,無論是親人還是仇人,如果我們都能夠把他當作善知識,來努力地修心的話,實際上,我們又怎能失去內心的平靜、寬闊、慈悲、寬恕」這些話,只是「能講不能行的空中樓閣」而已。又日常法師很奇怪,他、金女不斷強調,要對師父「觀功念恩」,不能按眼見去看師父,因為眼見師父有過,就是「觀過」云云,其實日常活時,因為很多西藏文章、論典、儀軌未譯為中文,所以他不知道「視自己的上師為佛」這是「無上瑜伽部」的修持時必需要做的(詳見14達賴的「視師如佛」一文),而日常本人生前,他本人,乃至不叫他弟子請求三大寺高僧給無上瑜伽部分灌頂,即本身不修無上瑜伽,那麼他硬要弟子「視師如佛」,這是亂了修持次序,它一定搞的弟子們修修一輩子沒有成就,一生修行亂七八糟,此非謗語,我們看,日常他本人面臨死亡之際,死亡就是一生修持檢驗時刻,他就無法像高僧死法,可知他一生修持皆不成功,有其由來也。帕繃喀大師說,我們修持的佛法,必須(1)由釋迦牟尼佛傳承下來(即佛經上有記載),且(2)這教法本身,曾經由印度大班智達抉擇,它確是釋迦牟尼佛的教法,且(3)曾經大成修行者,依之修持所以成就。而菩提道次第,也要五年至十年的學習(參見帕繃喀,他依上師修習道次第,就以十年時間,因為上師教完一段,他就去閉關,生起具量之後,再繼續後面教授,他又去閉關,總共用十年時間),而日常,不要說是十年,不要說是五年,不要說是三年,他連一年,連半年,連三個月由上師傳授他廣論的時間也沒有,他是自己看法尊譯本,自我想像的,所以他教的東西,比較於西藏道次第,他是顛上倒四,果然,面臨死亡,檢驗一生修持之際,日常就完蛋了(屍體面露驚恐、眼球突出)。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