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Weale 給P島省長的公開信

島民 David Weale在其臉書上發布:

以下是中文翻譯:

致省長的公開信:

全省各地的島民非常擔心,「土地保護法」的意旨,甚至是規定,都長期被違反,因為上千畝的土地的所有權漸漸轉入到GEBIS和跟其有關聯者的手中。

我們的問題是,省長先生,你和行政理事在這方面是否玩忽職守,甚至是通過審批明顯違反該法令規定的銷售來協助和唆使土地的轉讓。

我們會非常感謝你,如果你能向我們解釋,這些走法律漏洞的情況是以什麼形式進行,以及你為什麼要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對於那些不熟悉該法令的人,我們要指出,它是在1980年代早期開始實行的,目的是防止富裕或有強權的個人或公司購買大量的島上農田或岸上財產。省長先生,你是否同意,如果該法令的精神被違反,你有責任堵住任何允許這種情況發生的漏洞?

若無法這樣做肯定是辜負了社會公眾的信任。

廣告

台灣媒體報導:福智林口憶師恩法會 信眾抬棺抗議師父死因詭異 冒出奪權疑雲

English version

2017年10月13日

台灣 桃園市 – 福智一年一度的憶師恩法會,自從日常師父於2004年往生後,由接班人金夢蓉女士所推動,旨在悼念常師父,並安慰團體學員福智不會因爲常師父的過世而變質。

往年的憶師恩法會,會在桃園的林口體育場分幾場主辦,再南下到高雄巨蛋給南部的福智學員主辦。據悉,往年來約有1萬5千人參與,今年因福智屢出醜聞,信徒大大減少,只有6千人參與。

福智的學員也在憶師恩法會期間,於林口體育場外抬棺材、舉白布示威抗議,在場有不少警察維持次序。

14239

下文是民生好報的報導:

(記者 賣歡樂 桃園報導)佛教福智基金會10月13日起三天,在林口體育館舉行「憶師恩大法會」,為福智之創辦人 日常法師之示寂辦理感恩紀念法會,每天有一萬五千名信眾參加。但福智集團的接班人 金夢蓉女士,被懷疑強制奪權接班,偽造遺囑要求上座法師、學長簽章。日常師父的死亡症狀也十分詭異.,令人起疑,法醫界、宗教界人士提出許多疑點,認為很不單純,引起信眾抬棺抗議,要求有關單位,查明真相。

抬棺抗議的信眾說,他們都是福智的學員信眾,對於龐大僧團竟然是一位世俗凡女且長髮披肩的淑女扮相 -金夢蓉來領導,而且傳出與僧眾同居一室和「聖胎計劃」醜聞,深感不可思議,在清靜的佛教界是一件「驚世駭俗」的大新聞」。

抗爭的一位黃姓福智人出面表示,日常法師的詭譎死亡過程,早就有人提出疑點,只是大家都在隱忍。上個月因「月稱光明寺動土」有信眾撿舉大量捐款去向不明,才有法醫界專家公開在媒體提出創辦法師死亡疑點,終於爆發福智內部的黑幕。

福智創辦人日常法師在2004年10月前往廈門療病,本來就顧請胸腔科的醫師前往照料,但第二天主治醫師卻被趕回台灣。金夢蓉另聘請一位剛從中醫大學畢業的醫生來治病,不出一個星期,日常法師就猝死,死狀極為驚恐。兩眼突出睜大、臉色發黑、手掌握拳、嘴巴張大。法醫在電視上公開表示,這是不正常的死亡。因法師是得肺結核症,很少有可能「猝死」。宗教學者 江燦騰教授也表示,日常法師是很不合常理的死亡。

日常法師遺體不出數日即被金夢蓉火化,但卻沒有燒出半粒舍利子。福智第一任住持 梵因法師說,金夢蓉卻在「福智之聲」雜誌說日常師父燒出許多顏色的舍利子和舍利花,還建了舍利塔。金夢蓉竟公然說謊造假。

日常師父在2003年圓根燈會就已公布將接班棒子交給如證法師,已得到達賴法王認可,而且『福智之聲』也公開刊載。但盧克宙總幹事卻在師父示寂後要所有上座法師、學長簽署師父遺願的文件,要大家都認可簽名,過程草率得像簽到簿記錄表。上面沒有要立真如(金夢蓉)為接班人,也沒有遺囑的字樣,更沒有日常師父簽名,等事後再變造為師父的遺囑。因此師父遺矚完全有造假之嫌?

這位長髮披肩,淑女扮相,稱為「上師」的金夢蓉,在接掌福智後,信眾的捐款一直多是去向不明,十餘年來,疑把「福智」不少捐款移往國外,藉宣道、訓練之名,在大陸雲南昆明市購有馬可波羅別墅、黃金海岸別墅,及加拿大、新加坡、台灣等地,均購有超價值豪宅供自身使用,令人垢病。這不是「子虛烏有」,完全是事實,期昐政府、社會各界詳查。

台灣其他媒體也有報導此次抬棺抗議活動:

2017年10月13日  全國旅游時報:福智林口法會‧信眾抬棺抗議 師父死因詭異‧冒出奪權疑雲
2017年10月15日   民生好報:福智林口法會信眾抬棺抗議 師父死因詭異冒出奪權疑雲
2017年10月15日   TNN台灣地方新聞: 福智林口法會信眾抬棺抗議 師父死因詭異冒出奪權疑雲  (鏈接2鏈接3
2017年10月15日  焦點新聞: 福智林口法會信眾抬棺抗議 師父死因詭異冒出奪權疑雲
2017年10月15日  民時新聞: 福智林口法會信眾抬棺抗議 師父死因詭異冒出奪權疑雲
2017年10月15日  兩岸聯合報: 福智林口法會信眾抬棺抗議 師父死因詭異冒出奪權疑雲
2017年10月15日  亞傳媒: 福智林口法會信眾抬棺抗議 師父死因詭異冒出奪權疑雲
2017年10月15日  兩岸時報總社: 福智林口法會信眾抬棺抗議 師父死因詭異冒出奪權疑雲
2017年10月15日  桃園新聞網: 福智林口法會信眾抬棺抗議 師父死因詭異冒出奪權疑雲
2017年10月23日 指傳媒: 福智高雄法會民眾又來抗爭 一昧蒙蔽真相難息社會質疑

剖析福智加拿大大覺佛學院給予David Weale 的答復

English version

自2008年以來,福智團體接班人金夢容女士和其僧人親信團出現在位於加拿大東部,最小的省——愛德華王子島 (Prince Edward Island)。他們成立並在島上經營大覺佛學院 (Great Enlightenment Buddhist Institute Society – GEBIS)以及月光國際基金會等機構。

22406328_10214335886091408_4313309020348419019_n
愛德華王子島的大覺佛學院

島民長期以來一直想知道GEBIS背後的組織—— 為什麼它突然攫取了數千英畝的土地、為什麼它把數百名僧人和小孩從台灣帶到了P島。加拿大記者Mark Mann於2013年撰寫了一篇關於這些僧人的文章。僧人們很友善,但對於來到P島的真正原因,他們守口如瓶。

居住在愛德華王子島夏洛特敦的作家和歷史學家David Weale,最近承擔了這項任務,向GEBIS發言人提出了15道問題。 GEBIS最初同意出席會議,但後來改變主意,並通過律師Julian Porter Q.C. 發表了答复。Porter 是加拿大著名的誹謗律師。

Porter 即是加拿大頂尖的Q.C. 律師,Q.C. 是 Queen’s Counsel 的縮寫,是部分大英國協王國中資歷較深的大律師的資格頭銜。符合各王國制度規定的資格的訟務律師由君主或君主在該地的代表任命為「女王陛下的博學法律的顧問」。加拿大的資深律師收費一小時至少四百加幣(臺幣一萬元)。

我接到關於為何我要設置這個博客的詢問,以及是否有一些不良組織要刻意針對GEBIS。請允許我在此解釋。

七月份時,一位前福智成員問達賴喇嘛法王:「上師如果違背戒律時,我們可以離開她,甚至揭露她的不對嗎?」達賴喇嘛法王回答:「當然可以!將這種違背戒的罪行公諸於世。你確定她不如法的話,一定要將真相公諸如世,必須要讓世人知道。」

因爲法王的引導,許多前福智 / 前GEBIS僧人、委員和信徒都露面透露真相給公眾知道。據我所知,沒有人為了得到報酬,而對福智或GEBIS進行惡意破壞。

GEBIS通過加拿大頂級律師協助發布給Weale的答复,或許對外界人士來說是可信的。我在此根據我對福智以及GEBIS的了解,在這裡盡力回應他們。以下放在格子裏的是我的回應。

D. WEALE的第一道問題:

也許對大覺佛學院的活動,島民最深切關注,最根本的提問是,其組織在本地社會的長期計劃。大覺佛學院在該島短期內的迅速增長和擴張, 包括購買大量的土地和房地產, 讓人不禁對其對未來的發展方向表示深切的關注。這些計劃是否與島上居民設想的農村發展構想相輔相成? 確實, 我們想知道, 該組織是否曾經與我國政府討論過這些問題?

我們的第一個問題是: 大覺佛學院要何去何從?其大方向在哪兒? 在接下來的十年裡, 它希望實現甚麼?
在這一問題上, 我們也要問, 其組織還有和它有關聯的伙伴們所購買的所有土地,要做何用途?這些土地目前已經荒廢了。
我們知道, 購買的土地大部分不是由大覺佛學院直接擁有的, 而是由其背後的福智團體和其追隨者以各類形式所擁有的。我們在這方面的問題是, GEBIS是否正式或非正式地掌控該土地的用途?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作為佛教寺院,GEBIS的根本宗旨非常簡單:教育,還有培養佛教徒。佛陀告訴我們,讓佛教能夠代代相傳的最重要的因素,是身體力行的真正關心別人。僧人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花在實現佛教教義上。只有當我們把教義付諸實踐,我們才能與他人分享,孕育一種有利於實踐悲心、善心和善行的環境。

L版主回復//

8月間,台灣佛教領袖聚集在台灣中部的南普陀寺,譴責GEBIS領導人金夢容女士違反佛陀的戒律,與男性僧人一起生活,並控制僧伽。

一些台灣僧人呼籲佛教徒將福智和大覺佛學院逐出佛教界,將其視為違反佛教教義的附佛外道、邪教組織。

面臨一波又一波的聲討,福智副住持如得法師表示「福智不是藏傳也不是漢傳,是印度那爛陀寺傳,由佛傳。」 並表示若繼續遭受批評,福智將封山與教界拒絕往來。

身爲格魯派前領袖的第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發言譴責金夢蓉女士違反佛教戒律,並敦促僧侶驅逐破戒者。達賴喇嘛法王也強調需要透明地討論、對話來解決這個問題,並且明確表示,一個俗家女眾和僧人一起居住並控制僧伽是不符合戒律的。

有鑑於這些事實,我不認為BW / GEBIS應被視為主流的佛教組織。//

我們未來十年的計劃包括繼續修建我們位於Heatherdale的寺院。

L版主回復//

前福智黃平璋主委表示,位於2661 Heatherdale Road的傳燈寺將分成五個階段進行。五個階段的原計預算為13億新台幣(5400萬加幣)。最近完成的第一階段的實際成本為新台幣二億八千萬元(1160萬加幣)。目前首四個階段的預計成本為新台幣38億元(1.57億加幣)。//

我們會繼續在P島主辦佛學營,並希望能增加這類佛學營的次數。

L版主回復//

福智的信徒會聚集在P島,是爲了要能瞥見他們的精神導師金女士,並獲得她的加持。福智的信徒將她視為一個神通廣大的證量的菩薩,或是宗大師的轉世。//

隨著我們寺院所擁有的世界級課程的發展,我們希望有更多僧人會要來P島落戶。

L版主回復//

金女士的隨行僧人,由一小群她的親信和侍者(被稱為馬可組織)組成,而只有他們可以決定哪些僧人可以來到P島。只有屬於福智旗下的台灣、大陸和新加坡寺院的僧人和尼僧才能有機會去P島。

來自其他團體寺院的僧人曾經要求加入其屬下一個寺院挂單,進行短期的交流和學習,但被拒絕。福智僧團不允許任何外來的僧人挂單,亦不允許福智僧人到其他寺院挂單參學。福智前任住持淨明法師,因嘗試到其他寺院參學、揭發團體真相而被福智開除

P島上有多少僧人,是完全由GEBIS決定的。//

我們的建設是在省級規劃負責人的監督下進行的。目前我們在提供他們所需的工程方面的信息。我們的發展將遵守省級法規。

L版主回復//

福智前黃主委在錄音中表示,GEBIS未經當局的批准,就開始建設傳燈寺。當局發現非法建設後,即發下停工令,直到GEBIS通過所有必要的程序批准。

這可能就是爲什麽律師Porter Q.C. 選擇使用「將遵守」字眼,而不是「一直以來都遵守」。//

類似於教會與其追隨者之間的關係,追隨者將支持其教會的發展。關於信徒所擁有的土地,GEBIS並沒有有任何控制權。

L版主回復//

GEBIS可能對其信徒擁有的土地沒有直接的法律控制權,但肯定間接的決定土地的用途。一些信徒可能是主動地在P島購買了土地或房子,而一些可靠的信徒則是在代表GEBIS行事。

加拿大記者Mark Mann在他的2013年的文章中根據來源資料,估計GEBIS直接和間接擁有PEI的5000英畝的土地。//

我們未來的發展計劃不包括類似於一般商業或工業區城市或工業園區。我們將通過照顧土地和水源等,來保持島上自然、無污染的美麗環境。寺院周圍的所有土地目前都租用給當地有機農民。 GEBIS所擁有的土地都沒有遭棄置。

D. WEALE的第二道問題:

許多島民想知道為甚麼該組織,選擇長期遠離該集團人口核心點, 大量投資(並建立其總部)在愛德華王子島?為此付出非常巨大和持續的開支。那是為甚麼呢? 你在這裏有甚麼好處?
一個相關的問題是, 為何該組織決定離開不列顛哥倫比亞,搬遷到本島。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藉了解週邊環境和鄰居對一所寺院的重要性,能進一步了解我們的真正感受。島民朋友與我們分享他們如何畢生在海外工作,最終卻選擇回到島上生活。島民對P島的感情,我們是感同身受的。島上工業化的程度和人口稠密度都還不是很高,其靜謐的自然美景的條件,對於一個寺院的學習和禪修來說,是非常理想的。

試想,你需要確保現今的青少年不受現代媒體的不良影響。與此同時,我們的年輕僧侶必須背誦無數的經典,參與佛教辯論,學外語,練習書法等。在此情況下,你會明白這個任務有多困難。我們相信一種能夠讓心靈有成長空間的簡單生活方式,是幸福的關鍵。但是,要能意識到這一點,必須在這種簡單的生活方式中堅持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如果僧人在學習記誦經文後,想要解壓,在P島這裡,他可以選擇在寬敞的空間,在樹林裡散散步,夜裡凝視著月亮和星空。我們相信這更有利於青年品格的發展。

L版主回復//

難道在台灣沒有寬敞的原野、樹林、月亮和星空嗎?

福智在台灣的中小學被大量的有機農田包圍,都由福智團體和其信徒直接擁有。

David Weale的問題「為甚麼該組織,選擇長期遠離該集團人口核心點, 大量投資……」並沒有得到令人滿意的回答。//

對於僧人來說,禪修環境是非常重要的。長久以來,P島保持著一個純淨,未受污染的環境。這個特殊的環境,在世界上是非常罕見的。即使那些不是佛教徒的人,一旦他在P島踏足時,可以感受到島上的正面性。

P島的自然環境非常適合僧人的學習。

L版主回復//

福智的大部分課程圍繞著背誦和學習經典。在理想的情況下,學習經典的僧人需要與其他佛教師長進行接觸和諮詢。因此,完全隔離封閉的狀態是不理想的,除非是在閉關,或是在正修三摩地。

GEBIS僧人留在台灣,不是更適合嗎?在那裡他們可以很容易地與其他台灣佛教長老。甚至搬到印度,那裏可以親近達賴喇嘛法王,第102任日宗仁波切,還有其他藏係師長。

P島唯一的精神領袖是金女士。她大部分時間都和馬可僧人在其私人住宅里度過,一年只有幾次在GEBIS寺院出現,給僧人或參與佛教營隊者講課 。大多數GEBIS僧人每年只能看到她幾眼,沒有任何個人接觸。

金女士有邀請過與中國政府掛鉤的喇嘛們到GEBIS和PEI,例如哈爾瓦仁波切(聯波活佛)

生活在P島的GEBIS僧人錯失了與其他台灣佛教師長,還有在印度生活的藏係師長們的交流和學習的機會。//

針對學員人口數據的疑問,我們的團隊是全球性的。我們在美國和加拿大也有據點和信徒。

L版主回復//

Porter 所說的並非謊言。來自福智的十萬名信徒中,約有六萬名來自台灣,約三萬名來自中國大陸,約3500名來自新加坡,約一千多名在香港、馬來西亞、加州,還有小部分分散在美國、加拿大等地。//

GEBIS沒有離開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我們還有一個團隊在那裡。

L版主回復//

GEBIS在那裡有一小群的信徒,並在溫哥華附近保有財產。 GEBIS僧人起初是先定居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然後移居P島。

我只能推測幾個為什麼僧人要搬到P島的原因 – 較便宜的土地,還有可以避免引起其他中國、台灣移民以及佛教團體的注意。//

D. WEALE的第三道問題:

島民目睹了大覺佛學院所帶來和所展現的雄厚財富, 因而想知道其資源的來源。更進一步的是,他們認為, 由於GEBIS被登記為慈善機構, 有免稅的特權, 因此必須明確記錄該組織的籌資情況, 並將其記錄公開。

問題是:福智團體和大覺佛學院的主要收入來源是甚麼?除非有明確和正式記錄的證據, 否則其資金問題的來源將仍然是令人關切和無法信任的根源。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GEBIS的資金來自世界各地信徒的捐款。

L版主回復//

據我所知,福智的主要收入來源是:
•其100多家在台灣的有機超市的盈利
•其私立的台灣福智國中小學的利潤
•與福智有關聯的企業和工廠的利潤
•各類籌款活動和勸捐
•捐贈
福智 / GEBIS並沒有為這些(還有其他潛在的)收入來源提供任何有意義的信息。 //

D. WEALE的第四道問題:

在我們的文化習俗中, 用現金支付的做法是讓人起疑的一種規避行為, 特別是在購買大件或昂貴物品的情況下。眾所周知, Gebis的成員經常以現金支付物品和服務。我們的問題是, 為甚麼其成員長期遵循這種做法?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使用現金支付日常所需在我們的文化中很常見。我們經常用現金來支付物品和服務、銷售稅。跟你一樣,許多島民告訴我們在島上使用大量現金讓人懷疑意旨在逃稅。如上所述,我們的資金來自於信徒的捐款。只要我們支付銷售稅,我們認為用現金支付是無礙的。

D. WEALE的第五道問題:

永久住在這裡的Gebis僧人,是根據哪項移民方案進入本國?他們似乎不是’工人’或’企業家’。所以問題是, 他們是如何得到批准的? 是通過省級提名方案嗎?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大多數僧人持有工作許可證或學生證,這些都是臨時簽證。也有一些僧人希望長期留在這裡,把P島當成他們的家。目前,獲得永久居民身份的大多數僧人都使用聯邦快速入境路線,不需要省級提名。剩下的幾個人以“技術工人”(宗教工作者)身份,通過了省提名方案,獲得永久居民身份。

L版主回復//

過去,福智僧人以免簽證方式入境加拿大,這讓他們能夠在加拿大逗留長達六個月。由於僧人每六個月不得不返回台灣,機票是寺院的一大筆費用。只有金女士和福智的一些領導才能在加拿大獲得一個更長期逗留的地位,就像“企業家”或“投資者”一樣,只需要註冊殼牌公司,並投入資金。一名前福智信徒在互聯網上獲取了這些在加拿大註冊的殼牌公司的資料,並上載在他的博客上

為了尋求長期的解決方案,GEBIS向P島教育廳申請設立「月光國際學校」作為教育機構,與GEBIS位於Little Sands的地址相同。許多教育官員對批准這項申請有很大的保留。經過數年的密集遊說,申請獲得通過。這允許GEBIS使用學生簽證和工作許可證引入僧人和兒童,允許僧人在加拿大逗留多年。

數百名不會說英語,不與島民互動的兒童被留在寺院。這些孩子從不離開寺院。他們離家幾千里,不能上網,絕對沒有辦法尋求外人的幫助。與家長通電是允許的,但是在嚴格控制和監控的情況下進行。他們根本沒有學習英語,雖然這可能是GEBIS對教育廳的承諾。他們所學的是完全遵循福智的教法和課程,

「月光國際學校」到底是如何獲批准成立的,我毫無頭緒!//

D. WEALE的第六道問題:

我們的習俗裏不會把兒童從自己的家園和家庭中遷移, 將之託付和安置在宗教教師處。這個不符合本地習俗的舉動正在島上發生,這引起了部分居民的極大關注。

此令人關注的舉動所引發的下一個問題是: 兒童被送到寺院教養的最低年齡的底線是甚麼? 他們平均會逗留多久?

此外, 常出現在各種關於福智團體的一句話是“錄取兒童”,你能解釋一下這個詞的含義嗎?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目前,GEBIS中最年小的學生是九歲。然而,寺院的僧人平均年齡是28歲。這些年輕的學生必須有他們的父母的支持和同意,並且在加拿大省級學校指導方針下學習,以完成其準備課程學習。他們可以隨時選擇回家。許多學生父母在寺院附近生活或擁有房地產,以便能就近花更多時間與孩子,還有僧人們相處。

L版主回復//

這個說法是非常具有誤導性的。我建議GEBIS和Porter告訴我們「許多」究竟是多少的意思。

其實大多數僧人的家人都沒有在P島上生活。他們的父母必須留在台灣工作養活自己與家人。如果他們想去P島拜訪他們的孩子,他們可以自費參加團體所組織的「僧團父母成長營」。一般台灣家庭是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每年飛往加拿大的。//

我們不用「錄取兒童」一詞。

L版主回復//

在寺院使用的中文術語是預科班。寺院的另一個錄取方式是成人錄取,被稱為新淨班。

所錄取的兒童由18歲以下的兒童組成,主要來自台灣的福智園區的中小學。他們通常在16歲左右,還有至少在寺院二至三年內後,才被剃度為沙彌。每屆所錄取的由幾個根據年齡分組的班級組成。同班的孩子們一起生活,一起上課,到甚至二三十歲還是跟著同一班。 2006年、2008年、2012年和2015年有錄取小孩,每屆錄取人數有數百名。在2006年之前,制度略有不同。

新淨班由18歲以上的成年人組成,年齡限制在35歲以下(其他西藏和中國/台灣寺廟通常沒有年齡限制,或有更高年齡的限制)。他們可以隨時進入寺院,經過嚴格的篩选和淘汰程序,可能會在兩三年後才能獲剃度。預科班與新淨班不同的是,預科班主要的角色是學習經典,並在成年後教導其他僧人,新淨班在團體內擔任執行和管理角色。//

據我們了解,在西方文明中有很多宗教機構通常有聖經研究,夏令營,以及私人和寄宿學校,這跟我們的課程非常相似。

L版主回復//

David Weale的觀點「我們的習俗裏不會把兒童從自己的家園和家庭中遷移, 將之託付和安置在宗教教師處」,在現今的台灣社會也是如此的。

數百年來,在一些國家比如泰國、緬甸、西藏以及在印度流亡的藏人,家庭一般上會送小孩進寺院當沙彌。不過,這樣的做法在台灣社會基本上是聞所未聞的。

根據台灣教育法令,高中、國中、國小學教育是強制性的。把孩子退出學校送到寺院裏,其實是非法的。

福智的許多信徒將他們的孩子送到寺院,因為他們信服於團體的信念「天下第一等人就是出家人」,並希望他們的孩子成聖成賢。//

D. WEALE的第七道問題:

中國政府曾試圖通過其任命的班禪喇嘛來影響該國的佛教信徒, 要求佛教徒遵循班禪喇嘛的教義, 而不是達賴喇嘛的教義。請問該組織是依止哪位喇嘛?

或者, 以另一種方式提問, 福智團體是否仍然堅定地依循其創始人和已故領導人, 日常法師的意願,學弘藏傳佛教, 抑或他的「接班人」瑪麗•金(金夢容), 已把它帶到了另一個更可以讓共產黨政府接受的新方向?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已故日常法師指定真如老師為接班人,因為她最有能力延續宗喀巴大師的傳承。這是不會改變的。

L版主回復//

對於瑪麗金/金夢容(又名真如老師)是否是日常法師的合法繼承人一事,已經引起諸多疑問。

前任住持梵因法師和前學長李衍忠已經在台灣上電視台直播節目,討論了當年日常法師在中國廈門逝世的可疑情況

日常法師生前並沒有正式公開介紹金女士為其接班人。雖然有些資深法師們知道他曾有意委任她為接班人,但梵因法師表示,達賴喇嘛不贊成由金女士領導僧團。

迄今為止,並沒有任何錄音、錄像、遺囑,或甚至一則書面陳述,能浮出檯面來證明日常法師正式任命金女士為其接班人。

看起來,日常法師死後,有一小群僧人把金女士擁護上台,掌握了對僧團的控制,並說服了在家弟子們支持他們。//

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所教授的是宗大師傳承的兩大系統。所有格魯派弟子,包括我們,都遵循這兩大系統。選擇是沒有必要的。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確保傳承的延續和清淨。這是不受任何政治因素支配的。我們將努力學習佛教教義,不受任何國家的政治所影響。我們的僧人和信徒相信精神導師的性別不會影響教法的傳承。

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教授來自同一源流。根據我們的精神導師們的教導,一位真正的佛教徒應該尊重所有傳承於佛陀教法的導師。世世代代的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互有師徒關係,他們的傳承有如辮子交織在一起。

無數世紀以來,所有格魯派弟子都同意這一點:有緣學習格魯派的教授,是來自於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慈心。
因此,對於格魯弟子來說,是沒有必要在達賴喇嘛或班禪喇嘛的系統中做出選擇。考慮這樣的選擇就像在思考:“我是我母親的孩子,還是我父親的孩子?”這是沒有意義的。

L版主回復//

這種說法在100年前或許是事實,但今天的情況是,十世班禪有時是親中國,有時被中國迫害,而真正的十一世班禪(由達賴喇嘛承認)被中共綁架,而由一個中國政府任命者取代之。如果福智要如實地看待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系統 ,他們應該清楚交代他們支持哪位班禪。他們是否支持西藏大多數人認為是假的,由中國任命的十一世班禪?從GEBIS的回應看來,他們是支持的。

大多數的福智信徒對於班禪喇嘛不太了解,所以像「達賴喇嘛和班禪系統都是一樣的」這樣含糊的話足於愚弄他們。略有歷史知識的人,或至少肯上網瀏覽維基百科的人,不會那麼容易被愚弄。//

D. WEALE的第八道問題:

幾年前Horace Carver在監督[土地保護法]的審查時, 獲得大覺佛學院證實,該組織已經停止購買土地。請問 Gebis是否真正合法地停止購買土地?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GEBIS是一個新成立的組織。幾年前見Horace Carver的時候,我們還在嘗試了解我們在PEI的定位。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更能感覺到PEI是我們的家園。因此,我們的計劃在本質上變得更長遠,也符合包括全球翻譯在內的願景。我們當時沒有想到需要購買土地,當時也確實沒有購買。在過去兩年,GEBIS已經購買了185.6畝土地,這使我們所擁有的土地達到672.6畝。

L版主回復//

加拿大記者Mark Mann在他的2013年的文章中根據來源資料,估計GEBIS直接和間接擁有PEI的5000英畝的土地。//

D. WEALE的第九道問題:

請問Gebis是位於Brudenell的尼僧寺院的主人嗎? 如果不是,你能告訴我們誰擁有這個設施嗎?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妙音佛學院(GWBI)是佛教尼僧的寺院。 GWBI準備建造的這所寺院將具有亞洲風格。土地由GWBI購買。 GEBIS和GWBI之間的關係類似天主教牧師和天主教修女的關係。天主教牧師收到的捐款不與天主教修女分享。雖然他們都信奉天主教,他們的捐款基金是分開的。

L版主回復//

GEBIS僧團屬於台灣鳳山寺僧團旗下。來自鳳山寺的僧人,如果得到了馬可僧人的批准,才可以去P島Little Sands的GEBIS僧院。鳳山寺僧團為GEBIS提供資金,因為GEBIS在P島沒有收入,但卻花費巨大的開支。

GWBI僧尼團屬於台灣南海寺旗下。 GWBI僧尼同樣來自南海寺。 GWBI從南海寺獲得資金。

來自鳳山寺,南海寺,GEBIS,GWBI的寺院都在福智團體旗下,以金女士為老師,也受到其隨行僧團馬可僧人的管制。

雖然每個僧人寺院或尼僧寺院都有自己的賬戶,但主要的財務和戰略決定都是由馬可僧人做出的。//

D. WEALE的第十道問題:

許多島民對僧侶來到愛德華王子島的基本性質和目的感到困惑。在表面上看來, 這並不是關於想要成為島嶼社會一部分的個人的移民, 而是為了在全世界傳播佛教哲學/教學而進行的培訓。

然而, 其他方面的因素模糊了這項培訓的焦點。僧侶和跟其有聯繫的人士購買土地、月光國際基金會和P島里仁等公司的活動, 以及關於有機耕作的所有討論,顯示該組織的到來有其商業方面的因素。然而, 僧侶與這些其他活動之間非比尋常的的關聯,並沒有對外浮出檯面。

Gebis 的發言人Geoffrey Yang在2012年告訴我:“來到P島的決定與該島的農業性質無關”, 並聲明他們的僧侶沒有從事農業活動。這是一個我難以理解的發言, 而且平心而論,我也不能回顧他當時該評論的語境。我當時很困惑, 而且目前仍然如此。

因此, 我們的請求是, 請清楚地解釋Gebis 登島的“心靈”和“商業”方面的聯繫和考量。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僧人來PEI 的核心宗旨是學習和弘揚佛教。 PEI因其寧靜、和平、非商業活動,而獲選為寺院學習和禪修的可能。為寺院購買土地是為了實現和維持這一片寧靜,並建設非商業緩衝區。此緩衝區的土地必須為PEI帶來收入,所以這些土地以低價出租給當地有機農民。 GEBIS沒有涉及商業活動。 GEBIS是註冊為非營利和慈善機構。
我們的許多信徒選擇搬遷到PEI,因為這裡有GEBIS和其佛法的積極影響力以及真如老師的教授。
月光國際基金會在PEI經營三個動物保護區,並在人道主義方面做出努力。 P島里仁在Charlottetown設有辦事處,是許多有機和一般農產品的出口商。這兩個組織都是由信徒經營。

L版主回復//

福智團體顯然從安居在PEI中獲利。否則,為什麼要花費大量基金從PEI經營?

GEBIS在島上絕對沒有獲得有意義的收入,但為了獲得島民歡心,將土地以低價租給他們,發送麵包和經營動物保護區。這些花費的最新增添 – 加拿大頂級誹謗律師之一。

此外,台灣的福智僧團經常得到信徒的幫助,進行維修,以及捐贈食物和設備。在加拿大,GEBIS所有的需要都得自掏腰包。而對於福智 / GEBIS而言,台幣兌加幣匯率以及兩國購買力的差異是非常吃重的。

對島民而言,GEBIS似乎口袋滿滿 ,但這些錢都來自台灣捐助者和福智在台灣的各企業。台灣的家庭年收入為39,000加幣,加拿大為70,000加幣。福智的許多台灣捐助者並不富裕,遠遠低於加拿大的平均水平。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抱怨//

D. WEALE的第十一道問題:

為了避免無謂的猜測其附屬公司和夥伴目前在島上所擁有土地的面積量(我指的是那些有正式或非正式關係的公司和個人), 希望你可以提供一張清楚標示所擁有財產的本島地圖。這樣的地圖希望有助於消除那些認為島上正被Gebis吞噬的人的恐懼。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GEBIS在Heatherdale,High Bank,Little Sands和Montague共擁有672.6英畝的土地。這些地產的地圖很容易在Geolink PEI上獲得。

亞洲移民人口在P島有所增加。不過,我們必須指出,這當中的許多人與GEBIS沒有關聯。 P島的移民程序,是來自於GEBIS的人士以及其他移民所必須遵循的。

L版主回復//

GEBIS直接擁有的672.6英畝顯然不包括其附屬公司或有關係的伙伴所擁有的土地,而Mark Mann的來源資料估計在2013年至少達到5000英畝。//

D. WEALE的第十二道問題:

所有來到島上的學僧和學尼僧都有資格獲得與島嶼公民相同的健康福利嗎?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持有工作許可證的僧人有資格獲得健康卡。持有學生證的僧人可以選擇購買健康保險。作為佛教徒,我們不相信浪費資源,特別是當已經有其他人提供的時候。因此,我們有採取預防措施的習慣,如鍛煉身體和注意飲食,以減少向醫生問診的次數。我們用中草藥。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我們才到當地醫院看病。

L版主回復//

這是前住持梵因法師發給我的簡訊中的一部分:
「在PEI,我因得肺結核,金女士怕當地政府查,連夜要我搭飛機返台,今年三、四月同樣中國亦有近十五位感染肺結核的年青僧人及俗眾被包機遣返中國。 」//

D. WEALE的第十三道問題:

我們的理解是, 根據[土地保護法],一個人如果在獲得土地權之前的24個月內,居留不少過365天,就能獲得本島居留權。這似乎顯示, 許多在這裡居住兩年或以上的僧侶就不受該法的非居民規定的限制。我們的問題是: 是否有任何僧侶在愛德華王子島上購買了土地?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僧人和學生的家人因希望靠近寺院,已經購買了房子或土地以在 P島建造房子,並支付所有相关的稅款。
要在P島購買土地,首先,P島居民必須根据加拿大移民政策的規定,在岛上居住过一段日子。此外,P島居民也必須是永久居民或加拿大公民。在這些情況下,任何土地的購買都必須經IRAC批准。

L版主回復//

David,讓我直接給你Porter沒提供你的答复。

Yen-Wei Lai,又稱如法師,是金女士的首席侍者,也是福智最有權力的僧人。他在P島擁有的土地:請見這裡這里這裡//

D. WEALE的第十四道問題:

組織所屬的總部-台灣的福智, 是中華民國的中國佛教會的一個成員嗎?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GEBIS是在加拿大註冊的一個獨立機構。 GEBIS和福智團體雖然遵循同一位精神老師,但GEBIS並不是福智團體的海外分院。

台灣的福智團體是中國佛教會的成員(BAROC)(中華民國是指台灣,不是中國大陸)。

L版主回復//

GEBIS福智團體的海外延伸。在法律意義上,它或許是獨立的,但…
•GEBIS所有資金來自台灣福智
•台灣福智派出僧人,志願者和員工到GEBIS
•台灣福智派出其追隨者,或信徒到GEBIS參加佛教營隊
毋庸置疑,GEBIS是台灣福智的海外分院。//

D. WEALE的第十五道問題:

最近在台灣南部的福智月稱光明寺的開幕式上,出現了來自組織內的佛教抗議者。許多人質疑團體財政方面缺乏透明度, 也有人認為, 某些不合規定之處與該集團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有關。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出席的抗議者並不是福智團體的信徒。我們知道,有成千的佛教信徒出席福智團體的新寺院開幕儀式。
有關這些對福智團體控訴的聲明和澄清,請參閱www.bwsangha.org/eng/credence。

L版主回復//

在場的抗議者已離開福智和未離開的福智學員/追隨者/信徒。

事實上,大部分現在聲討福智的人是目前福智學員和前福智學員,其中包括許多以前的內部知情者,比如我自己。//

D. WEALE的最後一個問題:

你能不能告訴我們, 在你心中, 這些指控是否有任何合法性, 以及這種爭議如何影響到Gebis在愛德華王子島的工作?

GEBIS 通過 J. PORTER Q.C.律師發的答复

這些指控都是子虛烏有的。
這些攻擊背後的動機主要是針對我們的精神老師-真如老師,原因是嫉妒和無法接受一位女性作為精神領袖。

L版主回復//

一派胡言。
達賴喇嘛法王第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還有台灣佛教領袖們表示,佛陀要僧團通過達至共識的羯摩制獨立運作,不受外界的干擾。像金女士這樣的俗家女眾是可以給僧人授課的,但不能像現在這樣管制一個僧團,因為她不是僧團裡的僧人。金女士與僧人一起生活,這也違反了佛陀的戒律。

如果GEBIS認為達賴喇嘛法王、第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和台灣佛教領袖們,衷心地按照佛教教義的指導,是出於嫉妒和厭惡女性的攻擊,那就根本不應該被稱為佛教團體。//

他們的次要動機是為了經濟利益。這些人發表了荒謬的評論:不端的性行為、巫術活動,以及控制各別僧人尼僧的領導層。這些評論都是虛假的,是這些人為謀求經濟利益而發起的。

L版主回復//

胡說八道。如果我從這個博客中獲利的話,那麼我會天天享用魚子醬而不是米粥。

許多指控都是前福智僧人和幹部學長的證據和證詞中得出的。當然,有些指控可能沒有足夠的證據。儘管如此,最關鍵的問題已經公開記錄在案:金女士違反佛教教義,蔑視佛教主流領袖,與中國政府批准的喇嘛有掛鉤,以及在台灣和加拿大進行非法和可疑的做法。這些都是事實。

每個福智僧人和沙彌都知道馬可團實際上是在負責管制整個福智團體。許多資深幹部也知道。它已被更名為「秘書處」,但大多數僧人仍然習慣性地稱之為馬可。//

加拿大在文化和種族上,是一個性別平等和多元化的國家。因此,我們相信加拿大人,特別是島民,將會看透這些控訴:謊言和尋求經濟利益的機會主義者。

L版主回復//

看是誰在說誰富有!讓你看一看金女士在世界各地的豪宅//

已經遇見過真如老師,並參加過其演講的島民,可以見證她的慈悲本性和其對P島的深刻的欣賞。她高度重視P島的獨特之處的程度,已經讓她多次表達其希望P島的美麗持續未來無數代的願望。

這些仇恨犯罪的幕後指使人正試圖挫傷我們世界各地的信徒。在亞洲各國,我們的信徒可以很容易地看到這些指控背後的動機。因此,作為GEBIS成員,我們最大的責任是幫助在P島的新朋友和鄰居了解這個仇恨犯罪背後的真相。

我們認為GEBIS的努力,為P島社區做出了貢獻,也認為我們成了P島島民新增添的亮麗成員。我們在P島的未來計劃是合法和透明的。我們相信未來的日子,在我們所選的精神老師-真如老師,不斷的鼓勵和引導下,會是更美好的。

P島佛教徒  敬上

——–——–——–D. WEALE的信件和GEBIS的答復到此結束——–———

如果以上有讓任何人感到不舒服,我先向我的讀者道歉。

我們當中,沒有人是刻意給GEBIS或福智製造麻煩。我們曾經是福智的忠誠粉絲。我們當中有許多人在福智出家、自願付出時間當義工、捐了錢,或把我們的愛子送進寺院,這些都是對團體的信任,而且我們認為這些都是殊勝的善行。當醜聞被暴露的時候,人們的信任和信仰一夜之間就被粉碎了。

正如第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所說,福智團體有很好的一面—— 人們在學習佛教教義、從事慈善活動,很多好事都是因爲有這個團體而發生的。然而,這個團體的領導層辜負了大家的善意。有幾隻害群之馬引導整個團體誤入歧途。

規勸福智的僧人、學員和領導層,不管真相是如何的難堪,勇敢地面對它,客觀地審查所有的證據和論據。如果你熱愛GEBIS、熱愛福智和福智人,請協力幫助它改善向上。

我的讀者們,謝謝你們的支持,希望我們共同的努力能夠有建設性地幫助拯救佛教和福智。

「基督化」:佛教團體的唯一生路?

English version

梵唄不流行了,用聖歌取代吧!新加坡福智的吉祥寳聚寺以「吉祥薈供」舉行周日禮拜;一身帥氣、身著西裝的寳聚寺牧師引領大衆禮拜,信徒們隨著歌聲搖擺

您或許有聽過上師薈供藥師薈供或南傳巴利語的佛陀薈供,但您有沒有聽過「吉祥薈供」?梵文和巴利文裏,用puja來表達薈供或法會,可以用來指禮拜、供養所使用的儀軌。寳聚寺獨家創作了新的崇拜儀式,英文稱"Auspicious Puja",中文直譯應是「吉祥薈供」,但寳聚寺官網將中文譯為「吉祥禮贊」。本篇將給您介紹,新加坡寳聚寺獨特的「吉祥薈供」。

新加坡寳聚寺的信徒已達3500人之多,是新加坡最大的佛教團體之一,亦是新加坡最大的藏傳佛教中心。福智團體旗下的新加坡寳聚寺於2017年8月在新加坡北部的兀蘭開幕,耗資新幣2千萬(臺幣4.46億)。源自臺灣的福智團體在臺灣就有6萬信徒,在大陸有約3萬,在海外的華僑地區也有一些佛學中心。

在許多亞洲國家,如新加坡、韓國和臺灣,佛教日益衰退,被基督教徒的快速增长所淹没。對許多佛教組織而言,吸引與留住年輕人是極爲困難的。但是,福智團體卻似乎不受這個趨勢所影響。一位依止達賴喇嘛尊者的台灣比丘日常老和尚,於1991年在台灣成立福智團體,在老和尚於2004年圓寂時,福智團體已有3萬多信徒。2004年之後,一位神秘的中國女子金夢蓉女士(Mary Jin) 以接班上師的身份掌控了福智團體,積極地擴展人數,現今福智團體在全球已有10萬信徒。福智團體近來屢出醜聞,一些信徒也因此離開團體,但福智在臺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等地的中心似乎還一如既往地照常營業。

金夢蓉女士的忠臣之一就是來自新加坡的淨遠法師。淨遠法師在控制福智團體的馬可組織裏有著特殊的地位,可以直接向金女士報告,而不需要通過其他把關的人。當年,也就是能幹的淨遠法師到世界各地為金女士尋找栖身之地,走遍歐洲、澳洲、和許多亞洲國家之後,終於找到加拿大的愛德華王子島。金女士的家人也已移民到加拿大。

淨遠法師因不忍聖教衰,近年來致力於在寳聚寺推動改革,大約在2014-2015年期間,開始大力推動新加坡的法人與幹部效仿新加坡康希牧師所創的城市豐收教會(City Harvest Church, CHC)

140502-800x427
明星牧師康希

城市豐收教會的募款手段高明,很會辦活動吸引年輕人,將信衆組成cell group用同儕壓力來迫使他們不要離開,繼續捐款,已貌似邪教組織了。排除異己的做法,已與福智的做法非常相似。根據新加坡的法友提供的消息

淨遠看到城市豐收教會(CHC) 成功”,不斷跟法人幹部說,要模仿CHC,即他說整個照搬過來,我們有一天就可以變那麼大了”  就連一些小的把戲,像辦活動法會之後幸運抽獎,他們也跟CHC學過來了.看來賺錢的本事也去學了...

其實 新加坡的佛友接觸福智後,都說新加坡福智有種基督教的味道
也就是自從淨遠大力推動效仿CHC之後,這幾年老學員都抱怨寳聚寺辦法會沒有提升,沒什麽聞法,都在擺攤位、拍賣、搞活動賺錢。

寳聚寺「基督化」的過程,在「吉祥禮贊」裏最爲顯著。請看以下寳聚寺製作的宣傳影片:

寳聚寺承諾讓大家「享受心靈洗滌,禮贊慈悲的佛菩薩!為所有憂悲苦惱找一個出口!」福智寳聚寺的理念很簡單:只要虔誠地禮拜恭敬三寶,尤其是上師(指金女士),就可以得到快樂、救贖和解脫。福智寳聚寺的法師說,參與寳聚寺的活動尤其重要,可以幫你纍積很多資糧和福報。

寳聚寺的周日禮拜時間不長,總共只有一小時,先有法師做個簡短的開示。雙手合十,隨著音樂的旋律搖擺,信徒們接著就唱金夢蓉女士所製作的聖歌或「贊頌」,祈禱發願永遠追隨上師三寶。參與「吉祥禮贊」,對於信徒們而言是個很感性的體驗。

screenshot-3
福智信徒全神貫注地祈禱
screenshot-4
一張張充滿渴望和虔誠的面孔

金女士於2015年3月首次訪問臺灣時,扣人心懸的開示深深的迷住了在場的僧尼,比丘尼們感動得落淚。

capture16
忽而神秘地微笑…
capture12
…忽而又雙眼濕潤
capture15
比丘尼感動得落淚

福智寳聚寺的「講師」也在「吉祥禮贊」中亮相。近年來,因僧衆短缺,淨遠法師建立了講師制度,如同基督教的牧師,從寳聚寺的資深信徒裏選出幾位能言善道的班長進行培訓,再由他們為大衆開示或領導大衆作祈禱。寳聚寺的牧師被規定要穿西裝,讓寳聚寺可以有更摩登、高檔的形象。

screenshot-5
福智寳聚寺講師陳東榮(前新加坡福智CEO執行長)

連懺悔都以歌頌的方式進行,取代了傳統的跪拜和念誦。念佛也不再用梵唄,以聖歌取代 – 聆聽短片中那平靜、舒緩、旋律的曲調。

screenshot-6
福智的佛教徒用歌頌的方式懺悔

每次「吉祥禮贊」之後,福智極有效率的多媒體組會將照片和簡介貼到官網上。 9月24日的「吉祥禮贊」後,一位信徒表示:

參加禮贊的信徒張有福說:“用優美的鋼琴呈現佛教傳統的念誦,真是個新鮮的體驗。 我覺得很符合現代人的口味,而不是以那種中國傳統的方式呈現。 我認為很多年輕人應該喜歡這種做法。”   他補充說:“法師說,我們要多出席活動,才可以積累更多的資糧福報,通過懺悔也可以消除未來痛苦的因。”

相比之下,新加坡的其他藏傳佛教團體,尤其是那些更重視討論法義和邏輯思維的團體,無法想福智那樣吸引那麽多信衆。佛教將何去何從呢?重視思辨的佛教是否淪落為少數精英人士的嗜好,而普遍的民衆也只能參與一些重視崇拜但缺乏内涵的佛教團體?

達賴喇嘛法王在2017年7月向一群離開福智的僧侶和信徒開示時表示:

就以宗義的見解而言,我們都是屬於佛教的一個宗義思想,而且是那爛陀寺法脈傳承的宗義思想,不論是藏人,或是漢人,都是具有這樣的背景的。我們現在講的是佛法的見解,尤其是那爛陀寺法脈的傳承的學習體制而言,我們學佛的時候,靠的不是引經據論,靠的是邏輯推理。

如同我平常所說的、引用的這句偈頌文:「比丘與智者,當善觀我語,如鍊截磨金,信受非唯敬。」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有跟科學家交流的基礎,也就是因為這種交流讓我們雙方都獲得了利益。

就以佛法的整體而言,尤其是依那爛陀寺學習的體制而言,如果我們學佛的系統,或是我們持教的方式是以那爛陀寺的那種學習體制而去持有這個教法、持有這個傳承的話,那就是相應上根隨法者的一種持教方式,這樣的話,我們佛法的傳承才可以再延續到下個世紀,再下下個世紀。

如果我們持教讓佛法的傳承繼續延續的方式靠的是下根隨信,只是靠信仰的話,允許我這麼說,只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的話,我們真的沒有辦法保證佛法是不是還會流傳到下一世紀。

相關文章:淨遠,你好

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無法忍受福智僧團被金女控制,俗管僧完全不符合戒律

English version

影像檔公佈: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指示,福智僧團應將破戒的上師與僧侶由羯摩制度摒除;若有一派支持真如老師(金夢蓉女士),一派反金女,就用選舉決定

日宗仁波切於2017年7月15日在拉達克與梵因法師等人的開示,已有影像檔公佈。請看影像檔:

文字稿如下(原文來源):

仁波切:那個法王跟仁波切,那個。那一天我們跟法王報告的事情,跟仁波切有聊到,那法王跟仁波切講說,我個人就是有這麼多的問題啊,中共之間,再加上就是這個問題不曉得我能不能解決啊,用這邊自己的智慧去判斷,這邊去解決的話最好,這樣子。

梵:我們的智慧啊!

仁波切:那基本上是有一些小事情跟小問題,是通常不只是我們福智這個裏面啦,這個仁波切到處去很多地方,只要是一個比較大的團體裏面,就是多多少少會有一些問題是存在的。

尤其是現在是末法時代的關係,那針對跟金錢有關的,這個利益方面的關係上啊,就是一個團體裏面,是多多少少是問題一定會有的。

那基本上在達賴法王那邊,通常就是一些不管是佛教團體也好,其它團體上有問題的,就是報告的人太多了。那這個達賴法王他親自呢,就是沒有辦法所有的事情能夠解決,所以他只能就是他個人的看法上,就是會一些開示,之外呢,就是團體裏面的那種問題,就是他自己內部好好的開會,去怎麼樣解決,是最好的方法。

那,達賴法王跟仁波切有提說,就是我們這個團體裏面,到時候搞不好會有二派啦,那這個二派就是一起來討論,然後那一派上就是比較多於人,那一派是比較少於人,用這種方式來,就是能夠解決然後最好。

那針對於就是女金(?)方面,她戒律上最好不要管是比較好,她做為一個幹部、重要的人物,是沒有關係,但是呢,就是僧團的狀況,是絕對不可以管,這樣子。那這次達賴法王跟仁波切有講,就是現在仁波切本身,是因為法王的這個位置已經卸任的關係,最主要是現任的這個甘丹赤巴法王,所以達賴法王也是聽到說,仁波切您有針對這個團體,是有比較了解,所以仁波切所知道的,就是跟現任的法王講,然後透過他來,就是能夠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的話,最好的另外一個方法。

梵:現在已經在連絡赤仁波切,然後會儘快的見到赤仁波切。

仁波切:那現在是21世紀的關係,就是這個時候呢,達賴法王他一直在強調,就是所有的,不管是我們佛教,還有所有其它的宗教,大家都一起來能夠討論,就是有什麼方法,彼此可以幫忙協助的狀況之下,能夠實踐和平的狀態,就是這個世界是能夠變成很好的一個世界,是最好。那再加上我們藏傳佛教跟這個漢傳哪,就是經過那爛陀大學那邊的這樣一個傳承,非常好的一個傳承。我們現在就是這樣一個佛教團體裏面,有這種問題,是有點可惜的。那能不能夠,就是以那爛陀大學的那些善知識們所給予我們的這麼好的智慧,用這個智慧能夠來判斷怎麼是最好,是比較恰當的。

梵:我會約個時間見面,詳細報告。

仁波切:所以赤仁波切現在還沒有上座嘛,那上座典禮應該是在八月份,那八月份上座典禮之後,就他正式是赤巴的關係,那時候就要去跟法王…對。那達賴法王是親自告訴仁波切「仁波切,您有對這個團體是有比較了解,那你所了解的部份,你也可以多協助這樣子。」達賴法王跟仁波切特別交待。

那基本上是,我們大家應該都知道說,達賴法王是以現代佛教的這個世界裏面來講,他是一個重要人物啦!那加上以格魯派裏面來講的話,他是最重要的傳承上師之一。那自從就是2005之後呢,他就是西藏的政治的部份,完全把那個供養給西藏人民,他政治完全不管事,那現在就是,他只有這個法義方面的這個責任,是在他的頭上。

所以,因為這樣子的關係,他現在試著要就是,不只是在藏傳佛教,甚至於就是,所有其它的這個地球上所有的佛教的宗派,之外就是各個其它的宗教,能夠合起來有什麼方法,可以更好的這個法義啊!

那再加上過去的這個一、二百年當中,就是我們佛法呢,佛法的部份就是一直在往下衰退啊,那這個就是在什麼地方,我們需要加強的部份,他是針對地方有比較強調。所以呢,就是現在法王本身,也是這個方面,比較努力中。

那當然就是很多的團體,就是他們的內部問題啊,就是一直跟法王報告的關係,很多地方是法王沒有辦法解決的,他就是只好用佛法的這個智慧來開示大家,然後再用這個智慧,去自己的團體裏面,能夠解決是最好,這樣子。

那赤仁波切上任之後呢,就是你們跟新赤仁波切見完面。隔一天有沒有辦法安排,就是仁波切在現場,赤仁波切在現場,那仁波切所知道的部份,就是跟赤仁波切報告,然後透過赤仁波切來跟達賴法王講之後,到時候會不會有一個更好的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那仁波切今天能夠開示的就是到這個地方。

譬如說,在拉達克,不算是一個大的地方啦!那目前我們有一個寺廟會,所有的拉達克善眾會,那這個善眾會現在變成二派了,格魯派就是變成一派,另外一派跟其它的那個噶舉派,尤其是那個竹巴噶舉就是另外一派。這樣子狀況之下,現在我們那個寺廟會,那個善眾會就是亂掉了,所以這種問題是到處都會有。但是仁波切的意思,就是說,用自己的內部去解決。

那當然就是這個團體裏面製造問題的,就是一定是這個團體裏面的少數人啦!就是有可能為了他們個人的利益,或者是什麼狀況,就是在那邊擾亂整個團體啦!基本是整團都是很好的,但是這個裏面,就是一些人,剛好就是不滿意的狀態也好,就是他們就是,反正就是在那邊做怪的狀況之下,就是很多的團體裏面,都會有這個狀況是難免的。

那達賴法王,就是現在我們知道,就是他的智慧是像大海一樣。但是這幾天就是我們所聽到的佛法,好好能夠來,就是可以在生活中使用、去修行,是最好的、對我們個人來講最好的方法。

那這個,是針對我們這個接班人啦,是當時,就是我們常師父,也是他有一個很大的期望,放在這個人的身上,她有這個責任,就是好好的照顧這個團體啦!那最好就是,我們內部的那個主要的幹部,跟她把這個事情,就是,當時師父怎麼給你一個這麼大的一個責任,然後你怎麼樣,就是有任務,就是說要好好照顧這個團體,是希望仁波切,也希望能夠要求她這樣子做。那達賴法王是希望,就是讓她承擔多一點責任,在自己的團體,這樣子。

那基本上是,當然我們自己的傳承是很重要,是沒有錯啦!但是以我們學習的方式,就是像大海一樣,就是廣學多聞的這種方式啦,就是多方面去學之後,當然要最終點是,還要照顧自己的傳承,是沒有錯,但是,我們學習的方式,是廣泛。那希望就是,將來就是說,達賴法王希望說,將來任何一個佛教團體裏面,不能夠有這樣一個問題,他也希望是如此的。那我們也是用自己團體內部去開會,來去解決這個問題,是最好。那重點是放在,那個甘丹赤巴法王上任之後,再來就是仁波切在現場的狀況,這應該是最好,是這樣子。

那以在西藏內部的狀況來講,就是現在中共也是分類二派啦,一個是除了那個西藏的中央,等於是拉薩地區,就是某一個區塊他們就是講這個就是藏區這樣子,除了這個之外,其它的這個地方就是那個青海啦,完全沒有放在西藏內部,然後分成二派這樣子,然後後來就是把西藏內部也是變成一個他們自己一個自治區嘛,那這個自治區的藏族跟自治區外面的藏族之間,就是中共故意把他們之間破壞,整個西藏內部的狀況是他們在努力中,那這個是不是就是很多團體裏面也是經過這樣子的方式來破壞,整個藏傳佛教也是有可能這個現象的,那有些比較大的團體裏面的那個問題是因為這樣子的政治因素來故意就是讓他們有這種問題,那這個也是我們多了解這樣子。

那這個仁波切個人的看法就是,中共常常,本來就是不太推動這個宗教嘛!那這個方面就是,中共也完全已經有準備說,只要達賴喇嘛在的時候啊,絕對就是,西藏的這個政治因素呢,絕對不可能,就是用暴力的這種方式,來解決這個藏族這個獨立也好,就是,反正他們自治區的問題啦。

因為達賴喇嘛常常在講說,如果說,西藏內部,為了要他們自己的自治區能夠獨立的狀態,就是用暴力的話,我寧願什麼都不要,因為我不希望,就是自己的自治區,要有一些獨立的狀況之下,就是很多人這樣受傷的話。他也不希望嘛!因為這樣子,他們針對這件事情,中共本身也已經知道說,不可能,達賴在的時候,是不會有暴力狀況啦!那這個方面,達賴法王是希望用dialogue,跟中共用這個談判的這個狀況,就是怎麼樣和諧比較好。那達賴法王希望的,就是在西藏自治區那邊,希望有藏傳佛教能夠保持,是最大的,他的那個心願。那這個就是,中共的部份,就是不同意的是,因為達賴法王如果能夠回去西藏的話,他的力量可能會太強啦!所以他就現在,一直在等待這樣子。

那現在就是,仁波切有點看到那個,自從那個2005年達賴法王卸任了這個政治的人物之後,那中共那邊的,特別派人來跟達蘭薩拉那邊,跟法王祈求說,那達賴法王現在就是,政治是已經不管了啦,那這個佛法方面,現在你算是整個地球上面的重要的一個佛法的人物啊!那這樣子的話,能不能就是,你可以到我們中國啊,尤其是中國的話,你就是適合住在那個北京,因為西藏的話,只是一個小小的區塊啦,那對你來講,就是沒有什麼大的利益了啦。那如果說,你能夠到北京的話最好,這樣子。

那達賴法王說,好啊!那你們就是邀請我去北京,也是很好啊,但是呢,就是我這個嘴巴,是沒有辦法忍得住的啊!但是呢,我去北京的時候,就是你們也是對那個西藏那邊,有做了很多事情啊!以前我們西藏是很窮啊!沒有路啊!沒有飛機場啊!什麼都沒有啊!你們也是做了不少事情,但是你們也是破壞了不少事情。我正向的部份,我就會告訴所有的這些人啊!我現在是住在印度,是,我講什麼事情,心裏想什麼,嘴巴講什麼,完全自由啊!同樣這個自由,你們中共能不能給我?我好歡喜的可以去北京住啊!但是我的嘴巴,是你們不可以限制說,由你們來安排說,哦!達賴法王你可以講這個,你不可以講這個,不能夠由你們來決定啦!那針對這個地方,他們就完全沒有辦法講話啦,不會再繼續邀請。所以就…,對啊!

當然就是,今天西藏能夠這個地步呢,就是不只是中共,被鎮壓啊,連西藏內部很多人,就是有早期造了不少不好的那種業啊!那就是前幾年,達賴法王有讀到一本書,那是我們中國一個很有名的科學家,他寫的一本書。那本書裡面,當然就是中共鎮壓西藏之後呢,就是在西藏內部啊,不少,很多就是,很多的那種障礙也好,就是很多人受到傷害啊!那這個就是,不只是被那個中國人所造成,連西藏內部很多人,也是有參與在裡面啊!所以這樣子的話,就是我們,達賴喇嘛也同意說,現在西藏到這個地步,不只是說中共的關係,連西藏內部的關係,他也是有承認啊!

達賴法王跟仁波切,也是希望說,就是中共那邊,這樣子一個強壓的力量,這種狀態是不會久了,再過幾年,應該會有所變化。因為,整個中國政策各方面,都會開始變化吧!那現在就是,有一些人講一些話,馬上就是,把那種強壓性的、拉下來的那種狀況,以後可能改變啊!這種狀況就是,中共那邊的人,以後會不會比較好溝通,那樣子。

因為就是,不只是在外面,連中國內部,也是現在談民主的人越來越多啊!那這樣子的一個狀況之下,地球大部分的人,大都已經民主啦!那中共那一種強壓的狀況,可能是會不久啊!那希望整個中國,也是以後,能夠就是變成一個民主的話,可能會更好。

那法義上,仁波切就不多解釋,因為前幾天法王就已經開示那麼多,那你們也已經就是學過蠻久了,就是老同學、老學生了,所以這個政治上的狀況,是你們比我更清楚。其實是什麼時候會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什麼的,那方面搞不好就是你們知道比我更多。所以,我現在就是,前幾天,我們已經聽過這麼多法王的開示,我自己是沒有什麼多餘的佛法上的開示,那我們今天到此這樣子。

那針對你們福智的事情,那就是,最主要是,仁波切把心都放在赤仁波切上任之後,能夠在現場的狀況,再來討論進行。

梵:他們可能有一些問題要問仁波切,可不可以請仁波切回答。

仁波切:等一下就是仁波切回答的方法,是他個人的看法,這個不代表達賴喇嘛他的事情。

問:仁波切,因為這邊有一個很迫切的問題,所以還是想說占用大家一點時間。因為就是誠如仁波切所說的,一個大僧團裡面,它難免會有一些分歧跟派別,那這些分歧跟派別是可以藉由僧團內部大家協調,或者是做羯摩來做解決的。但假使說這個問題,是從他們的精神領導上師產生的,那就比較困難。因為就現在所知道的事實真相是說,這位上師他已經影響到僧團的清淨了,那麼她會用佛法來掩飾非法,以幻術來迷惑或是控制她身邊的弟子。那假使說不能順從的弟子,她乃至於會用邪法來威脅,或者是會用邪法,來黑法控制她那些不順從她的弟子。那像在這種的情況之下,那長期以來那些順從的弟子已經被錯誤的引導觀念,所以他們並沒有發現說他們的上師是錯誤的。那這種情況之下,有智慧的弟子們,要怎麼樣幫助這些迷途的弟子?

那不順從的弟子呢,要怎樣保護自己?因為他的上師會邪法。

那還有就是,法王也一直開示我們,要以慈心和愛心,那我們要怎樣用慈心和愛心來看待這位上師?要怎樣用更好的方式,來解決這件事情?

仁波切:那法師,針對於這個問題上,就是我們福智的這個上師,跟仁波切在美國有見過一次面,一個小時的時間。那一個小時的討論過程當中,仁波切非常清楚的有交代過說「我是聽說當時常師父當時把福智的責任寄託給妳,然後妳也是可以做為一個領導是很好。那我是希望,就是佛法裡面有兩種,一個是經,一個是律。講經的部分,如果說妳有資格可以講經的內容,那妳懂之後,妳可以針對於在家、出家,都可以講經,都沒有關係。但是以戒律部分,以僧團部分是用戒律來解決的關係;妳是一個女孩子,絕對不可以管治一個僧團。那這個部分就是你要謹慎。」所以就是仁波切非常清楚有跟她交代過,就是戒,就是僧團部分不能管治。

那如果在僧團裡面借用上師的名義,來破壞僧團的那種戒律,或是講不符合的地方,最好是這個人啊,就是不適合做為一個上師的角色,這個我們要講清楚。那戒律的律本裡面就是,不管是男眾出家,還是女眾出家,就是在僧團裡面,不管他是比丘,或者是比丘尼,還有就是在家人受五戒的弟子,他們就是必須要有個幾個人的那種戒律的僧團(注:羯摩),然後由這個戒律的僧團(注:羯摩)來決定他犯了甚麼戒,破了什麼戒。用這種方式,來讓那些不符合待在寺院裡的,把他趕走。那是戒律的問題。

那剛剛我們講到,完全也不是什麼出家人的狀態,就是作為一個僧團的領導,那是完全不符合的。那這就是用僧團來解決,讓她不要待在那個地方是最好。

如果是當下佛在的話,佛是有神通的,祂會知道。但是以現在是末法時代,佛剛好就是我們看不到啊,所以我們看不到的狀況,就是我們僧團本身就是弄一個,另外一個很清淨的師父,來做一個小團(注:羯摩)。用那個小團(注:羯摩),來管治整個僧團—欸,有沒有某一個人就是有戒律上的瑕疵,用他們來解決這個僧人能不能待在僧團裡頭。那戒律裡面是有這樣子的一個規定。

那團體裡面,當然工作人員的話,就是那個在家比出家人更好啊。那如果她只是作為一個團體裡面的領導者、工作人員,就是重要的一個角色的話,那仁波切也就是沒有話說啊!但他(仁波切)現在就是,他(仁波切)沒有辦法忍受的就是,整個僧團她(金夢容)這樣控制,完全是不符合戒律的。所以這個就是要解決的問題。

問:還有就是修黑法的事情,修黑法。

梵:(補充)對於一些人修黑法,讓人家生病,讓人家那個…。

仁波切:那剛剛就是針對於通靈,或者是她有一種特殊的能力,或者是邪法,針對於有這種狀況之下,就是某某人的心被她(金夢容)控制,這下他自己不知道。他有在做錯的時候,旁邊的人,就是他的心是中性的。那被她控制的,那已經是被她控制住了,已經是蒙蔽住了,已經是沒有辦法。就是我們要設團體裡面,另外清淨的幾個中心的那種師父,來旁邊設另外一個僧團,由他來提出這個問題—這個事情是對的,這個事情是不對的。不對的狀況是,這個僧團出現狀況,他馬上要去解決。

那假設說我們這個,一個僧團它裡面的領導者,她本身就是用各式各樣的方式來,很多僧團的心被她控制住,被控制住的人,他的心是已經被蒙蔽了,沒有辦法解決了,就是我們已經醒過來的人,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那等於就是說,裡面的人沒有辦法解決,那只好就是我們外面的人,已經知道這個事情是錯誤的時候,由我們來協助他,來解決這個問題是最好。

前兩天仁波切跟那個達賴法王就是剛好有談到,這個在中國內部啊,就是目前會有許多的這種上師的名義啊,他說我有神通啊,我有佛法那個多厲害,就是種種的這些名義,來上座,在那個法座上,然後就一直在講經,那目的就是要錢的。那剛開始時候,他的目的是要錢的,那後來不只是要錢的,也就是要好色什麼的,就是種種都要。那這種狀況出現的話,那有些弟子來,親自到達隆薩拉,或是印度,來跟達賴法王說—出現這種狀況的話,我們怎麼辦?那達賴喇嘛非常清楚跟他們說「這種狀況,如果說你們手上有證據的話,馬上就是在這個社會上曝光,這個人就是不適合作為一個上師。」

所以有時候我們自己也是會有錯誤啦,只要某某人坐在法座上講經的話,這個上師很厲害,不能夠馬上變當上師啊!那先去觀察那個人的態度是怎樣,他所講出來的法是怎樣的一個內容,然後他本身個人的行為是怎樣,如果說我們觀察了有一段時間之後,沒有發現任何問題的狀況之下,這個人是符合上師的條件的話,我們再來去拜他。要不然就是根本不認識的一個人,就是馬上就坐在一個法座上,講個幾句話就馬上當上師,這是我們自己也不對。

所以我們將來,就是有這種狀況的話,只要是某某人,他自認為我很厲害,我有怎樣的一個神通啊,我是佛法會講的怎麼樣的話,不要去相信他,先去聽他講的話,再來就是去觀察,觀察之後就是這個人他所說,跟他所作所為符合的話,那我們對他也是升起信心的話,那就把他當作你的上師什麼的,這是可以的。所以,就是這個不要太快去決定,這樣子。尤其是現在利用佛法,利用宗教名義來欺騙別人的,越來越多,那所以就是他所講出來的話,跟佛法裡面的內容符不符合,是我們的責任要去觀察這件事情。

問:還有剛剛法師提的,出來的法師,她(金夢容)會修那個法來迫害他們,那法師們要怎麼自保?請仁波切指示法師們要怎麼自保?

仁波切:基本上是,最好是我們對佛法要有信心,就是不管她再怎麼樣有黑法,再怎麼樣有能力,仁波切的意思是,應該會抵不過我們佛法的加持力啊!那針對於這個方面,自己都要有信心啊!別人修黑法來,就是讓我們的身體不好的狀態,或者是讓我們心力不振,這個狀況是別人是做不了的。所以就這個地方,自己對於佛法,要有更加的信心啊!這是比較困難的。

這是依在戒律裡面的規定來講的話。佛在的時候,就是也是有在僧團裡面,會有這種,他是戒律不清淨等這些話出現的時候啊!這僧團裡面,佛會指定就是某一些僧侶啊,他們戒律是非常地清淨,再加上他們的心地也是沒有懷疑的那種狀態之下,他們會設另外一個小團,用這個小團的組織來去判斷有問題的出家人,他的戒律目前是怎樣的一個狀況,符不符合待在這個僧團裡頭。早期那個佛陀在的時代,就是就有這樣的一個狀況。那如果對於我們現在的僧團,是那麼大一個的話,更需要這樣子的一個團隊,來協助這樣的一個僧團,不要給一個人控制,這樣子。

那我們能不能在裡面的那個,就是我們心疼他們,能夠協助的話,最好是告訴他們盡快離開,這是最好的方法。那一個離開、兩個離開,那就是當初離開到空空的話,他就沒有什麽事情可以亂來。那儘量就是叫他們說,這裡面是有這個團體,那你們是不是能夠趕快離開?最好就是越多離開越好。到時候,就是變成兩派的話,那只好就是要選舉啦!選舉時候就是他符合上師的角色是多、他符合上師的角色是多,僧團裡面變成是兩派的話,只好用這種方式來解決他待不待在這個地方啊!那通常就是一個僧團裡面一些小事情,是以前那個佛陀時代是有發生過啊。那一種事佛陀把它交給僧侶來決定,僧團來決定說怎麼樣,佛也不會馬上就是撤除,說這件事情由我來處裡,佛本身也是不會這麼講啊!

問:那就是跟仁波切報告,就是梵因法師晉見法王,法王有指示梵因法師就是—如果有一些團體裡面不法的狀況的話,那應該要調查要公佈。那這樣子的時候,其實很多人在這個團體裡面也投入非常多年,各式各樣金錢、財務、兒女都去出家等等。那他們知道這些不法的消息之後,他們會非常非常傷心,非常非常痛苦,因為已經投入太久了。還有對三寶的信心、對常師父的信心等等,這樣的話,他們痛苦的時候,仁波切能不能給他們一些教言,怎麼樣安慰他們這種痛苦的心?

仁波切:剛剛仁波切的講法就是,這個曝光的狀態,到時候福智裡面有什麼大問題的話,當然是針對很多地方,是一定會有傷害的,對佛法的信心啊,整個藏傳佛教的方面,多多少少是會有一些傷害,沒有錯。這一種事仁波切認為,是短暫的傷害,以長期性來講的話,那整個僧團就是這樣,一個一個迫害的話,那傷害會更大,那個更不好。

達賴喇嘛法王也是長期在講,只要一個僧團裡面,某一個人的行為,或是他的戒律各方面不符合僧團的話,就趕快離開。僧團就是一定要很清淨,不清淨的狀態出現的話,趕快去解決是最好的方法。

那這當中,當然短期的傷害是一定會有,那我們要想的是長期的、整個佛法住世方面去想的話呢,這件事是小事。傷害有些人是一個小事,但是不能夠有這樣團體的狀況之下,傷害整個佛教更不好。所以我們要想的就是比較廣泛方面去想,不要去想短暫的這種傷害,這樣子。

問:那個達賴法王的祈請文是不是有?(有人說:今年仁波切在台灣有傳法王的名稱咒跟祈請文,希望仁波切可以傳授自己的名稱咒跟祈請文)

仁波切:仁波切是希望達賴喇嘛的祈請文,等一下是仁波切本身的祈請文嗎?再加上十七班智達,就是達賴喇嘛著作的。如果那個也能夠的話,就是每天能夠唸誦的話,那是最好。

問:想跟仁波切報告,仁波切長期對我們台灣很多弟子有很大的恩德,好幾年這樣子。之後有一些在台灣的弟子想說,如果可以的話,大家想要盡些心力,供養仁波切的寺院,供養仁波切的康村,請仁波切去供養僧眾,如果可以的話,再請那些僧眾幫大家修法迴向,這樣可以嗎?

仁波切:仁波切他對於自己的僧團Samtenling寺,還有日宗寺,從這邊過去的,在南印度僧眾啊,大概加起來也不少,兩百多個有,仁波切會通知所有的這些僧團,就是會修法迴向給我們。但是以金錢的部分,仁波切說他現在不缺,就是留在你們身邊。所以就是將來需要的時候,仁波切再跟你們講。現在仁波切已經收到很多的供養金,已經是足夠啦!現在是不用這樣子。所以我們要多關心,就是我們希望我們這個團體能夠好好善待,解決的最好方法。

翻譯補充:我在翻譯的過程當中,就是有些詞彙各方面用法有點不符合的話,請馬上告訴我。有些時候我的表達方面會有一些沒辦法完整,就像我們台灣人一樣的。

仁波切:仁波切口傳算是已經給你們了,仁波切現在眼睛不好,就是不太看得到字啊,所以完全看不到字的關係,沒辦法口傳,那仁波切內心已經答應口傳了,那就是觀想已經收到仁波切的口傳了。

福智受各國佛教界關注;社論:為何要出言譴責破戒的師長?

English version

自從福智醜聞開始爆發之後,受到佛教界的密切關注。臺灣以内,佛教界長老已擔起維護教法的責任,在南普陀寺開會討論福智的戒律問題;臺灣以外,福智的如得法師也承認,福智在馬來西亞、緬甸等國受其他佛教團體譴責與孤立。住在北京的著名藏人作家唯色,也積極關注有關福智的消息。以下是她臉書上的貼子

Capture0CaptureCapture1

日前,福智新聞提供的信息,也引起藏人新聞網《香巴拉郵報》的注意。請見:རྒྱ་མོ་ཞིག་གིས་བོད་བརྒྱུད་ནང་བསྟན་ཚུལ་མིན་བེད་སྤྱོད་བཏང་འདུག  http://www.shambalapost.com/international-news/12939-2017-09-06-07-08-09

新加坡最主要的佛教雜志《佛友》也針對福智撰寫了幾則社論。以下這篇,已翻成中文與大家分享:

原文:Why Denounce Precept-Breaking ‘Buddhist Teachers’?

screenshot-85

為何要出言譴責破戒的師長?

吾般涅槃後,
汝等當恭敬,
波羅提木叉,
即是汝大師。

《佛所行讚》
(馬鳴菩薩著)

佛陀涅槃之前,對阿難與眾弟子進行最後的教誡時說:「汝勿見我入般涅磐便謂正法於此永絕。何以故?我昔為諸比丘,制戒波羅提木叉。及余所說種種妙法,此即便是汝等大師,如我在世,無有異也。」《大般涅槃經:釋迦牟尼佛》

佛陀是最圓滿的老師,並已將最重要的教授流傳於世。所以我們所應該做的,就是努力實踐這些教授,以趣向佛果。以上所引述的經典提醒我們,在人們忽略、無視於正確的教授與戒律的情況下,正法才會永絕於世間。佛陀的這些教授雖是對出家人所言,但其中的原則也應用於持戒的在家眾,以及出家眾、在家眾之間的互動。若於行持上無視於正法,便辜負了佛陀的諄諄教誨!

無論出家或在家的師徒之間,若事有爭議,都應該以佛陀的教授與所製的戒律為準則,來判斷如法與不如法的行為。一切大小諍事中,應進行全面性和深入的探討。

即便有人聲稱,某種做法乃是某位師長、祖師所允許的,這樣的做法是否為佛法所「允許」,還須以戒律為準。否則所有的行為都可因此而開許,完全摒棄了戒律!若是真正如法的師長,一定會遵循戒律並勉勵弟子依之而行,不應有任何例外。

有些人認為,於其以遵守戒律為至關緊要,更應該遵循師長的教誡。實際上,我們皆應如佛陀所教誡,以戒為師。這意味著遵守戒律的重要性遠超於遵守任何師長的重要性,更何況不依戒行持的師長。

戒律既然是一切言行的最高準則,若師長本身的行持不嚴謹地持守戒律,自然更是無法如此勉勵弟子。有些師長與其信眾自己不嚴守戒律,卻批評依戒而行的人為叛徒、受魔干擾等等,實際上乃是真正已入魔道的人——唆使人們違犯戒律,乃是魔王與其魔子魔孫的行為。

有些邪教為了阻止他人發表對己不利的批評,常常對信眾灌輸的想法是:「誹謗師長」乃是十分嚴重的惡業,對此要深深恐懼。但我們需要注意的一點是,合理客觀的提問、探討並非誹謗,肆意抹黑這些提出問題的人才是真正的誹謗!倘若受人蒙蔽而依止不具德的「師長」,自然就無須永遠盲目地信從,更應該速即離開、警戒他人!

修為再高的師長,也不能凌駕於佛陀所教導的正法與戒律之上。佛陀本身也遵守他所教導的戒律!就如佛陀所教誡的,戒律乃是在佛涅槃之後常住於世間的存在,因此無視於戒律的人沒有真實地歸依三寶。

釋迦牟尼佛是一切圓滿教法的源頭,也是我們的根本師長,因此我們應當謹記:若有師長的言行不符合戒律,應以戒律為判斷的準則。倘若佛陀的基本道德教誡都不為一名師長所重視,這名師長到底有何可信度?

無視於戒律,往往也意味著言行上的過失——金錢流向上的不明、隱秘不法的男女關係、爭權奪利的行為等等。一個團體的腐敗與墮落都從小事開始發生,或是捐款時不開收據,或是款項出入的不明。佛教既然是追求真理的宗教,信眾可以要求團體增進財務透明度,並適當地向相關當局提出調查的請求,以免更多人受蒙蔽。

我們需要依靠善知識,但在此之前更應該確保這些師長乃是真正具德的善知識。「視師如佛」的依止法,只應在長時間的觀察後修行,以確定師長行持教誡都是清淨如法的。絕不應隨便對任何「上師」盲從!

有些「上師」被私下認證為祖師大德的轉世,實際上往往是為了控管或開立某些宗教團體,而沒有相關傳承祖師的認證。以這些所謂的「認證轉世」來提高其證量的可信度,太過輕易隨便地得來,必須十分謹慎地看待。若有需要,亦應尋求其他可靠善知識的看法,對這樣的「認證」作出相關的澄清與探討。

但常常發生的一件事是,有嚴重問題的「上師」與團體往往不會直視外人或信眾的問題,同時以模糊不清、避重就輕的回答對許多相關的問題避而不談,甚至根本不願意面對。但這些疑團終究會持續地環繞整個團體,等待有澄清的一天。年復一年,被隱藏的真相終究會有大白的一天,乃至會完完全全爆發而顯露無遺。

倘若連佛陀都讓弟子提出問題、質疑,更何況非佛者?只有「偽上師」會以「惡業」為由對種種問題避而不談,用以威脅信眾、綁架其思想。若有人對佛陀的教誡與操行加以扭曲,佛陀況且會親自澄清;若師長對於誠心的提問一味進行抨擊,又如何能夠信任?

其實,對於具有爭議的議題,佛陀的教誡裡都已有充分的解釋。但即使其他善知識對這些事情提出善意的提醒,偽上師往往讓弟子信任自己就好,對於他人的正確見解根本不要思索、探討。無視於法,乃是最不合情理的要求!

佛教徒必須要清楚,連佛陀在領悟到佛法、成就佛果以後,自己況且歸依法寶;我們從始至終的正歸依應該就是正法。若有「依止法」要求弟子放棄對於「法」的正歸依,肯定無法引領人們趣向佛果。這樣的「上師」實在不攻自破!

真正的依止法並非盲從或愚忠。正確的依止法,對於迷失方向的「上師」抱持悲憫心,並正視他們的過失、喚醒他們,讓這些所謂的「上師」與其弟子可回歸正道。我們不應為了人情而失去理智,而不計代價地把非法扭曲為正法,因為這樣只能帶來更大的傷害,讓我們造下墮地獄的惡業!

我成佛來,
所說經戒,
即是汝護,
是汝所持。

《遊行經》
(釋迦牟尼佛)

福智爭議上電視:三立新聞追蹤報導福智

English version

自從福智信徒在月稱光明寺的動土典禮抗議後,引起媒體的注意,三立新聞電視臺隨後對福智進行深入的追蹤報導,如下:

2017.09.14 19:04 三立新聞後續追蹤報導 第一則

2017.09.14 19:06 三立新聞後續追蹤報導 第二則

2017.09.14 21:55 三立新聞 54新觀點 <第一段>

三立新聞主持人阿娟與福智首任住持梵因法師、前僧值如道法師、資深媒體人許聖梅、宗教學者江燦騰教授、財經專家賴憲政探討福智爭議。現場連線的也有代表福智的如得法師和如偉法師。

2017.09.14 21:55 三立新聞 54新觀點 <第二段>

三立新聞主持人阿娟與福智首任住持梵因法師、前僧值如道法師、資深媒體人許聖梅、宗教學者江燦騰教授、財經專家賴憲政探討福智爭議。現場連線的也有代表福智的如得法師和如偉法師。

2017.09.15 15:29 三立新聞  福智

2017.09.15 21:55 三立新聞 54新觀點

2017.09.18 22:15 三立新聞 54新觀點

福智根本道場動土 信徒在外舉白布示威

English version

福智準備蓋十萬僧衆的大廟卻不公開帳目,信徒抗議質疑捐款被挪用

2017年9月12日

福智僧團今天舉辦根本道場月稱光明寺的動土儀式,但有福智信徒在場舉白布抗議,質疑捐款被挪用。福智多年來以十萬僧衆、一百萬信徒為目標,十多年前就已開始籌款準備在苗栗通宵鎮蓋根本道場。拖延了多年的建設,今年終於取得建造執照,方得動土。

現在,福智團體在全球有十萬信徒,在臺灣有約六萬、大陸約三萬,其他分布在新加坡、香港、美國等地。福智的法師說,佛陀預言教法在藏地興盛五百年後,將轉移漢地再興盛五百年。因福智的比丘僧團已有八百到一千人,已是臺灣規模最大的比丘僧團,所以福智的法師很有信心,漢地佛教的興盛會以福智爲主,福智領導人金夢蓉女士也會成爲漢地的教主。福智希望以根本道場月稱光明寺為全球佛法的匯點,將金夢蓉女士的教法弘揚至全球。

民視新聞報導

福智僧團今天(9月12日)在苗栗通宵,舉行月稱光明寺開工典禮,場面盛大,但外頭有一群也是福智僧團的信眾,他們質疑10多年捐款流向不明,疑被挪作他用,要求清楚公佈捐款細目。

動土儀式莊嚴容重,福智僧團選在苗栗通霄,興建月稱光明寺,佔地面積至少4200坪,建造經費7800萬,開工典禮圓滿成功,風風光光,但典禮外頭同樣是福智人,他們卻拉出白布條表達訴求。月稱光明寺,10多年前就開始募款籌備興建,前後至少募得50億元,卻沒有公開帳目,他們質疑捐款流向不明,被挪作他用,因此選在開工動土這天站出來,要求清楚交代捐款用途。

法師出面澄清,捐款專用建廟,絕對沒有被挪作其他用途,一切指控都是子虛烏有。

根據福智的官網信息,根本道場的總面積大約八十公頃。媒體記載的4200坪,或指第一期工程的面積。

gendao.PNG
月稱光明寺動土典禮
31c26d96-d79e-44b6-abc1-ef75e7969545
福智信徒舉白布抗議

示威的福智信徒也呼籲金女士返回臺灣面對近來福智的醜聞,針對她與男僧共住通宵、性誘男僧,以及想與男僧生出宗喀巴大師的「聖胎計劃」作出解釋。

根據曾經委任福智主委的黃平璋,福智團體多年來將大筆捐款挪用,因此無法將帳目公開。黃主委曾在一段與淨通法師和性長法師的對話中,透露很多福智的不法手段與做法,對話的音檔與手抄稿已在網絡上廣汎流通。黃主委透露:

如果福智沒有一套帳,我隨時會辭職,但是我來了兩年,她 [福智領導金夢蓉女士] 沒有辦法一套帳,她財務沒有辦法公開透明,因為學長喔對很多財務就是挪來挪去,也不入帳,一蹋糊塗,那有很多我是不喜歡的,比如說學長他去加拿大都坐商務艙,一個人來回十六萬,兩個夫妻就三十二萬, 一年來四趟就一百多萬,十年就一千萬,賴學長、陳學長、盧學長都一樣,

根本道場買應該全部買,不是從旁邊開始買,越買越貴,這個邏輯都有問題,而且我們去買東西,你像那個傳燈寺,我就跟上師說,這個傳燈寺總預算,本來編十三億,我說一定不夠,變十八億,第一期八千萬,五期要二十八億,結果第一期就花了兩億八千萬,到第四期要花三十八億,法師根本不懂,法師來跟我做簡報,我說你的邏輯根本有問題,為什麼?他把加拿大的木頭運回台灣,雕刻再運回去,都在那邊亂弄,我說這是眾生的錢,錢不能這樣花的。

黃主委也說,福智在加拿大的傳燈寺,在未獲得建照前開工,被加拿大政府發現之後下令停工。關於根本道場的建設,主委也透露

性莊法師 [月稱光明寺負責人] 就建議我蓋那個違規的農地,他說:「違規蓋一蓋沒關係!」我說:「這要花兩千多萬又要拆掉我不幹。第二,你是法師建議我,到時候人家罵黃主委蓋一個違建的地方要被拆掉,我不幹這個事情!」法的事情,不如法的事情我是不做的。

離開福智僧團的首任住持梵因法師與第二任住持淨明法師,也曾在南普陀寺向臺灣佛教界長老報告福智違反戒律以及捐款挪用、洗錢等問題。梵因法師聲稱,他的銀行戶口曾被福智團體當人頭戶洗錢,已報告給臺灣國安局處理,當局已展開調查,并將法師的戶口以及福智幾位學長的戶口凍結。

補充9/14:

最先報導根本道場示威行動的民視新聞已被下架。之後,雅虎新聞也刊出有關根道及福智醜聞的報道,但隨後又被下架。

請見以下報導(版主已做存檔,若之後被下架,將會再上傳):

  • 9/13 三立新聞 報導  「黑龍江來台接班!真如老師評價兩極 同門法師揭聖胎計劃」
  • 9/14 三立新聞 將於晚上22:00 三立電視的新觀點節目,由阿娟主持與梵因法師對談,李學長也有加入。下面是三立網路直播的網址,歡迎所有欲捍衛佛陀正法的法友們前往按讚、支持、留言 https://youtu.be/xA3ytb4LXtY

補充9/27:

《中華時報》報導福智

22046028_137499620320268_6257662313696407489_n

淨遠,你好

English version

新加坡吉祥寳聚寺準備與福智切割的跡象;從淨遠的願景,看到福智的未來

寳聚寺的官網上有淨遠法師的簡介

释净远

1962年出生。
1990年前往台湾修学,隔年于广化老和尚座下剃度。
1991年追随日常老和尚建立僧团,参与各类法会、讲座、海外弘法等。
1994年开始担任僧团上座。

2000年担任凤山寺住持。

2002年积极推动新马佛法教育。
2015年筹建吉祥宝聚寺,现任住持。

淨遠法師是鳳山寺的上座法師,因此有時會穿鳳山寺顔色的僧服,但以寳聚寺住持的身份出面時,會穿不一樣的僧服與袈裟。

download
鳳山寺上座淨遠法師
21055959_1960556920885787_8172249861908665831_o
吉祥寳聚寺住持淨遠大和尚

2014 年-  标得北部兀兰的一片寺院用地。吉祥宝聚寺,意为吉祥僧宝汇聚之地。英文名称为BW Monastery。

2015 年- 4月7号,吉祥宝聚寺举行动土大典,恭请佛教总会会长广品大和尚主法,荣幸的邀请到发展部长许文远先生为大会主宾。

2015 年- 6月1号,本思法师、本闻法师在净远法师座下剃度出家。

2017 年 – 8 月11 号,吉祥宝聚寺举办开幕典礼。交通部长许文远先生、林伟杰医生和净远法师在山门进行剪彩仪式。

在福智鳳山寺僧團裏,加拿大新佛學院也有住持,但還是屬於鳳山寺旗下。大陸的福智僧團雖屬福智,但不屬鳳山寺。新加坡寳聚寺也一樣屬於與鳳山寺獨立的寺院。淨遠法師是鳳山寺僧團裏的唯一一位法師,即屬鳳山寺,也屬另外一個僧團:寳聚寺僧團。寳聚寺僧團有數位比丘和比丘尼,他們的剃度和尚即是淨遠法師。一般而言,鳳山寺的規矩與管理較嚴謹,法師不能自立門戶收徒弟。

21167382_1960828404191972_5928164161990057875_o
淨遠法師的徒弟與寳聚寺講師

寳聚寺除了班長以外,也開創了講師制度,與基督教的牧師制度雷同。講師是從班長裏挑選出來培訓,專門到各班上一些特別的課程或加强依止法。

如得法師與自然法師的對話中,以及在基隆學苑的開示都有提到,福智的僧衆持戒嚴謹,沒有臉書,也不能用智能手機。但是,福智僧團裏面卻有一個特殊人物 — 極其能幹的淨遠法師!淨遠法師於8月27日開創了個人臉書粉絲團,@venjingyuan,  歡迎大家前去訪問。

 

21034300_1960522137555932_4035395992416635409_n
淨遠法師的個人臉書粉絲團誕生了
yuan
那是智能手機嗎?

淨遠法師在自己的臉書上,貼了很多自己的照片,還附上中英文的智慧小語。其實,淨遠法師多年在臺灣與鳳山寺僧團裏修學,雖然還大略聽得懂簡單的英語,但已幾乎説不出英語了。因此,臉書上的英文字,應該是有人幫他寫的。淨遠法師表達,他因爲不會英文而感到很遺憾,無法像新加坡的基督教牧師一樣與年輕人溝通,只能跟阿公阿嬤開示,導致寳聚寺的學員大多數都是習慣講中文的阿公阿嬤,無法吸引習慣講英文的上班族和年輕人。

有幸的是,淨遠法師致力於培養年輕人。以下的照片,是淨遠法師又換回鳳山寺的僧服,到湖山分院關懷新加坡的僧衆。英文字幕「Caring for a student as he is feeling unwell」,意思就是,「照顧一個學生,因為他不適」。不曉得是哪位學生狀況不好?是否面對到性融法師在萬言書裏說描述的問題?

21056048_1960815974193215_1876248849916139625_o
從左起:淨人黃國駿,沙彌清教師,比丘性斐法師,寳聚寺住持淨遠法師

這三位狀況不好的湖山同學,可能還要繼續努力,才能進入馬可親近善知識。以下是淨遠法師特地從新加坡直接引進馬可的一位體驗同學黃俊維。一般而言,要進入馬可需要以出家身份,而且在數百位出家人中,只有最優秀的幾十位才被選上,但黃俊維卻能直接飛到P島住在馬可,是非常特殊的安排。以下照片中的沙彌是清寧師(臺灣人),深受資深馬可法師如倫法師的青睞,雖只是沙彌但曾擔任如倫法師的得力助手,在如倫法師往生後,被引進馬可。性融法師在萬言書裏提到

「再看看現在新淨系統的,主要是以承擔為導向,受完大戒後,就在討論將來要跟著誰才能爬上去。很明顯出家的宗旨已經偏差,修行沒有主軸。從他們的走向,就可以預知他們的未來~老法師的悲劇。」

21367050_1964762097131936_3466042858630918543_o
左:黃俊維,中:淨遠法師,右:清寧師

培養這些年輕人,對淨遠法師在新加坡弘法肯定有極大的幫助。但是,最近福智風波不斷,淨遠法師會受影響嗎?據新加坡法友提供的消息,淨遠法師剃度的新加坡比丘尼到每一個廣論班去消毒,她們告訴學員,新加坡寳聚寺獨立於臺灣的福智,無論臺灣發生什麽事,都與新加坡寳聚寺無關。以此推算,淨遠法師在新加坡有寺院,有徒弟,又開了個人臉書粉絲團,若臺灣情勢不妙,應該會企圖跟臺灣福智切割。

淨遠法師近年來在寳聚寺推動改革,大約在2014-2015年期間,開始大力推動新加坡的法人與幹部效仿新加坡康希牧師所創的城市豐收教會(City Harvest Church, CHC)

140502-800x427
明星牧師康希

城市豐收教會的募款手段高明,很會辦活動吸引年輕人,將信衆組成cell group用同儕壓力來迫使他們不要離開,繼續捐款,已貌似邪教組織了。排除異己的做法,已與福智的做法非常相似。根據新加坡的法友提供的消息

淨遠看到城市豐收教會(CHC) 成功”,不斷跟法人幹部說,要模仿CHC,即他說整個照搬過來,我們有一天就可以變那麼大了”  就連一些小的把戲,像辦活動法會之後幸運抽獎,他們也跟CHC學過來了.看來賺錢的本事也去學了...

其實 新加坡的佛友接觸福智後,都說新加坡福智有種基督教的味道
也就是自從淨遠大力推動效仿CHC之後,這幾年老學員都抱怨寳聚寺辦法會沒有提升,沒什麽聞法,都在擺攤位、拍賣、搞活動賺錢。

新加坡的城市豐收教會,在最頂峰的時候在新加坡就有三萬個信徒,在東南亞、臺灣與其他亞洲國家也很多。它的規模屬於一種 mega church, 據香港媒體報道

Mega Church,是指大於2000人的教會規模,這種說法來自美國。成功神學衍生的想法,是教會越大越好、越多人越好,教會越大代表越成功、上帝也越成功-這種想法簡直是根深蒂固的植根在每位信徒心目中。

誠然,耶穌讓我們擔戴的使命是福音廣遍全地,這一點,相信也沒甚爭。但是,誠如剛才所言,宗教不是效益主義(結果論)而是德性論(動機論),如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也是問題。康希牧師在2006年曾經做過這樣的講道:「聖經說要一直做生意直到祂來為止。」。

這兩篇文章非常扼要地描述城市豐收教會的手段與做法,請讀者參閲:

為什麼城市豐收教會是魔鬼的9個理由
美國基督教電臺訪問城市豐收教會前牧師Nathan Avidan

根據媒體報道

5人包括康希牧師及堂會負責人,被控在2007年至2009年期間,通過教會認購兩家公司Xtron Productions和The First National Glassware(簡稱Firna)的2400萬新元(約5.4億台幣)債券為幌子,共謀挪用一手創辦的城市豐收教會的建堂基金,並用其中1300萬新元(約3億台幣)來打造康希妻子何耀珊(45歲)的首張英語唱片。其中,陳紹雲與當中3人涉嫌再失信2660萬新元(約6億台幣)來贖回債券,以掩飾之前挪用公款的罪行。

康希牧師挪用公款是爲了幫助妻子何耀珊牧師拍演唱片,旨在弘揚基督教,花重金聘請美國好萊塢明星協助,並花錢讓演唱片上榜。以福智金女士的般若專輯CD爲例,花錢讓演唱片上榜這個做法對福智並不陌生。

sun-ho-china-wine_0
何耀珊牧師在好萊塢拍的演唱片 China Wine — 福智贊頌的未來?
56
新加坡媒體大幅報道
640_56a745483a1dcb3f8f2deb492de276d7
A錢幫老婆出唱片 何耀珊夫罪名成立

福智鳳山寺首任住持梵因法師聲稱,淨遠法師在東北與金女士犯了婬戒,已算是破戒的假出家人。梵因法師說:

因「提公」說要有法師上座幫金快速提升,恢復宿世的善根。淨遠自告奮勇丟下住持去東北保護金、教金。於是淨遠就跟李彦平變情敵,金每天找淨遠,李彦平吃醋跟師父告狀說淨遠強姦金。2003年淨遠捨戒還俗回新加坡。如淨打電話叫他回來,照理破戒不能重新受戒,但他去受「增益戒」,假裝已恢復出家身(意思就是假和尚)。師父相信李彦平,很氣淨遠,就把他上座下掉,叫他去園區蓋房子,淨遠心裏很不平衡,氣得經常去撞牆。

Capture24.PNG
鳳山寺大殿的宗大師父子三尊:宗大師像;日常師父遺照;金夢蓉女士。金女士說師父是賈曹杰再來,金是克主杰再來
21246583_1962860373988775_169472455276812342_o
淨遠法師攝於湖山分院的送子觀音。梵因法師說,爲了生出宗大師(聖胎計劃),金女士懷了如誠法師的孩子
holy-mary
Holy Mary 是基督教的聖母瑪利亞。金女士在加拿大的名字叫做Mary Jin。就如聖母瑪利亞生下基督,瑪利金也曾想生出宗大師

社論:福智學員應該做的兩件事

English version

隨著福智團體屢出醜聞,許多人或許困惑於應該信任哪一方的說辭。雙方均未曾公開確鑿的證據——梵因法師一方或許有尚未公開的人證物證,而福智團體亦未曾公開金女士確實應該是日常老法師的合法接班人的證據,未開放讓學員瞻仰日常師父的舍利,亦未公佈任何有關財政方面的訊息。

據稱,梵因法師一方已在尋求法律援助,而台灣政府機關已凍結有洗錢嫌疑的賬戶。同時,有傳言稱,福智團體已急切地對於相關證據進行銷毀、脫產,並聘請律師。無論如何,任何法律行動、政府調查應還需要一些時間。

許多福智學員選擇坐觀其變,或是等待更多證據公開,或是等待更多西藏與台灣佛教界領導表明立場。目前,福智學員可做的兩件事如下:

第一,在福智團體未將財務透明之前,且指控未經解決,學員應暫停一切財物供養。

福智僧團一貫對居士聲稱,「真布施不怕假和尚」,一切以清淨意樂所作的供養都能獲得廣大的資糧。但此說法所針對的情況,乃是居士當下不知是「假和尚」;若已知某出家人或僧團有許多相關疑團,繼續對其供養是十分不明智的。

再者,若有僧團不依戒律行之,居士繼續供養他們,對僧團與教界是絲毫無益的。往犯戒僧的口袋裡拼命塞錢,到底是幫了他們,還是害了他們?居士要使佛陀教法長久住世,應該護持弘揚清淨教法的持戒比丘。戒律中,居士不應干涉僧團內部運作,亦無權力以比丘為弟子、訓誡比丘,一切僧團事項與運作都應由比丘如法羯摩商議、進行。若有僧團未行持戒律,居士應敬而遠之;倘若繼續供養、護持犯戒的比丘,是對教法的極大傷害。

達賴喇嘛尊者在對梵因法師的回覆中,所表明的立場也十分清楚:若有上師違反戒律而行,必須將他的行為公諸天下。若上師所說與戒律有所相違,我們仍應以戒律為準則。同時,如有任何財務流向不明的嫌疑,應禀報政府機關,讓法律程序得以進行。

即便在家居士不應參與寺院運作,居士對於佛法僧三寶還是有一份職責所在。一位澳洲籍的南傳法師阿姜·蘇加多,對此進行了說明。原文如下:

高賞比城的諍事

對於泰國寺院Wat Pa Phong開除阿姜·布拉姆寺籍一事,以及該寺院對女眾出家志願的不支持,許多在家居士都在探討應以何心態看待。目前已有人發起聯署,也有人呼籲大眾抵制反對比丘尼出家的寺院。

對此爭議,我想請大家參考一個類似的公案——發生於瓦薩國高賞比城僧團的一場紛爭。巴利語係的戒經《犍度》第十篇講述此事發生的過程,在此做扼要說明。

高賞比的比丘之間發生了嚴重的分裂。所引起的事端,原本關乎浴室裡的水勺是否允許留下水漬的一件小事,但爭議越演越烈,其中也摻雜許多私人的紛爭與不滿。佛陀嘗試調停不果,最終離去閉關。最終,高賞比的居士因為對比丘起諍事的行為感到不滿,以「不供養、不恭敬」的方式抵制。這時,比丘才決定解決眼前的問題,因此離開高賞比到舍衛城去見佛陀。

到了舍衛城,舍利佛尊者與其他上座比丘請益佛陀,應如何行之。佛陀說:「你們應該堅守『法』。」舍利佛尊者隨即請問佛陀:「何謂『法』?」佛陀以以下十八點答曰:

「說非法者:

以非法為法,以法為非法;

以非律儀為律儀,以律儀為非律儀;

以非佛說為佛所說,以佛所說為非佛說;

以非佛所作為佛所作,以佛所作為非佛所作;

以佛說非律儀之事,為佛說律儀之事,以佛說律儀之事,為佛說非律儀之事;

以非罪為罪,以罪為非罪;

以小罪為大罪,以大罪為小罪;

以可淨除之罪為不可淨除之罪,以不可淨除之罪為可淨除之罪;

以陋行為非陋,以非陋行為陋。

說正法者,反之。」

摩訶波闍波提向佛陀請益,比丘尼對於起諍事的比丘應如何行之。佛陀告訴摩訶波闍波提,應聆聽雙方所說,然後遵循說法者。若是須要尋求比丘進行應盡之職責(如協助比丘尼剃度出家),應向說正法者尋求。

給孤獨長者和毘舎佉兩位在家居士向佛陀請益同樣的問題。佛陀說:「你們應該對雙方進行同等的供養,聆聽雙方所說,然後遵循說法者。」

佛陀也告訴舍利佛尊者,起諍事之比丘應安排分開的住所,所需之供應亦因平等分配。換句話說,僧伽當中不應有任何住所、供應方面的懲治。

起諍事的比丘隨後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承認、懺悔,諍事因此而化解。

這個公案有許多可參照之點。首先,佛陀並沒有說:「要友善對待所有人,並嘗試化解雙方的諍事。」佛陀說,比丘應堅守「法」。「法」並非毫無判斷地維持表面上的和諧,而指的是佛陀的教誡與行持。

戒律中也提及,任何非法非律儀之行乃是「暗處」。真的哦,巴利語稱「kaṇhapakkha」,意為「月亮暗的那一面」。

佛陀對於人性的理解可見是十分精準的。佛陀並不告訴大家:「這群比丘是對的,那群比丘是錯的。」佛陀把判斷的準則交給人們,讓大家自己進行判斷。因此完全不允許「盲目的信仰」,或假裝盲目跟從傳統做法就有功德。

我們也應該注意,居士在此事中所扮演的角色。只有居士行為上的抵制,能夠促使比丘採取行動。連佛陀本身都沒有這樣的影響!至少在這版本的犍度中,佛陀未對居士的抵制表明看法。佛陀沒有讚揚,但同時也沒有作出批評。

之後,居士向佛陀請益的時候,佛陀建議他們向雙方都供養。但請留意,佛陀如此建議時,原來的狀況已經有所改變。起諍事的雙方已經承認須要解決問題,並且已經來到舍衛城尋求解決方案。高賞比城居士的抵制行動,已經產生應有的效應,因此無須繼續抵制。

若有居士希望僧伽中有所改變,可參照高賞比城居士的做法!若僧伽誠心面對錯誤與問題,並積極尋求解決的方案,他們需要具有客觀判斷的居士的支持與協助。

這個公案所體現的道理,對我們目前的狀況是否有通用,還請大家自行判斷。仔細地想想佛陀所說的十八點,倘若仍然沒有信心可作出決斷,請再行提問、請益。連舍利佛尊者都會請問佛陀:「何謂『法』?」

倘若發現僧伽持續否認問題的存在,對問題避而不談,繼續行持引起諍事的行為,那期待以調停來化解事端是不理智的。這種情況下,請記得,無論僧伽制度如何,擁有行動力與影響力的是你們居士。連佛陀都做不到的事情,居士是有望成功的。

61_big
古印度高賞比城的遺址

第二,依照法王達賴喇嘛尊者的引導做抉擇。

雖然現今仍然沒有足夠的證據證實或推翻梵因法師的指控,福智團體應該遵循的傳承是毫無疑問的——就是達賴喇嘛尊者。筆者曾對此主題發表文章進行探討。 日常師父將達賴喇嘛視為最重要的善知識,並多次請教尊者有關福智團體的事。日常師父示寂之前,曾諄諄囑咐弟子繼續依循尊者的指引。至於達賴喇嘛尊者,尊者本人也曾答應於日常師父圓寂之後,繼續關照福智團體,同時鼓勵福智學員於任何事項、問題都向他提出。上述一切都經過公開表明,並且誌於福智團體的文刊《福智之聲》。

因此,達賴喇嘛尊者應尊為福智團體最重要的善知識,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相反的,金女士升為接班上師的合法性,已經備受離寺比丘(包括鳳山寺第一任與第二任住持)所質疑。

既然如此,如得法師讓福智學員不聽達賴喇嘛尊者對梵因法師的回覆,是非常弔詭的。僧團告訴福智學員,梵因法師在提問時誤導尊者、挖坑給尊者跳,而且翻譯師是梵因法師故意安排的。事實是,在場的藏漢翻譯師蔣揚仁欽,是達賴喇嘛尊者長期以來的中文翻譯師,且當時的錄影檔乃是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Office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簡稱 OHHDL)所錄製,影片中也清楚註明「OHHDL」的字母。福智團體的支持者聲稱,影片或錄音都有可能是造假的。但任何看過影片的人,都知道這些說法純屬無稽之談。無論如何,達賴喇嘛尊者尚未在此爭議中表明支持任何一方。尊者僅建議梵因法師等人,將違反律儀之行為公諸於世,並讓政府機關調查財務方面的不法行為。

福智團體拼命宣導「依止法」,卻根本不遵從達賴喇嘛尊者對此事的引導,實在是虛偽到極致。

如得法師如今更是公開聲稱,福智團體非藏傳佛教亦非漢傳佛教。一旦做出此聲明,福智團體便可輕易抵消佛教界任何團體的批評——倘若南普陀寺等漢傳寺院批評福智團體不持戒,福智團體可回應:「我們又不是漢傳佛教,我們的比丘戒由達賴喇嘛所授,跟漢傳佛教的不同。所以我們不須要遵從你們的規矩,你們也沒有批評我們的權力。」

如得法師也聲稱,倘若達賴喇嘛法王不承許福智團體,或不贊成福智的作風,都無關緊要。有知情人士透露,尊者私下表示,因為福智團體名義上不屬於自己領導之下的西藏寺院,也不屬格魯派喇嘛所管轄的寺院,所以福智算是獨立團體。因此,達賴喇嘛尊者不能對於福智團體與僧團採取任何直接行動。但是,尊者在福智雖然沒有直接的領導權,福智團體的師長日常師父確實視尊者為福智團體所依的善知識。既是如此,如今有人把金女士視為高於達賴喇嘛尊者的師長,不只絲毫不重視尊者所言,甚至企圖限制學員聆聽尊者的教誡;劫持曾經依止達賴喇嘛尊者的佛教團體,一面倒向金女士這個「接班上師」,完完全全是狸貓換太子的行徑!

假使金女士的確是日常師父所指定的接班人,她僅僅是接掌日常師父身為福智團體領導人之位,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超越達賴喇嘛尊者作為福智精神領袖、所依善知識的身份。若金女士如她自己所稱,確實依照日常師父的教誡與作風,她應該繼續帶領福智團體同樣地依止達賴喇嘛尊者。既然如此,福智學員對於聽從尊者的教誡與引導,不必有任何疑慮。

實際上,福智團體應同時屬於藏傳佛教與漢傳佛教的體系。日常師父剃度出家時為漢系比丘,也自認是學習藏傳佛法的漢系比丘。日常師父一般身著漢系比丘的袈裟,最初受的是漢傳戒律,同時遵照漢傳與藏傳的儀式儀軌,但視達賴喇嘛尊者為上師。倘若金女士的粉絲欲將金女士抬舉至高於尊者的地位,並同時摒棄藏傳與漢傳佛教的傳承,那真正表裡合一的做法,就是自成一個與藏傳與漢傳佛教界互不往來的獨立派系,成為「真如宗」。如果不願意聽從佛陀的教誡、修持佛制所定的戒律,索性摒棄佛陀的傳承,自成一個「真如教」好了。